你看央視《春晩》的歌舞極品,我看《春晩》的街頭小品——火車站滿是歸心似箭人群,站台警察、高鐵乘務員都忙得不可開交。乘客紛表謝意。警察催他們快快上車,有乘客大聲回應:還有三分鐘才開車。“我只有一分鐘呀!”警察提高嗓子:“我要跟老婆歡度春節呀!”站台警察的老婆就是守閘的女乘務員,風雪火車站中,夫妻相擁匆匆一分鐘,就是歡度春節了。警察望着飛馳而去的高鐵,“哈哈哈,恭喜恭喜!”站台上候車的乘客圍攏上來。

    

你看《春晩》,我看“春日”。央視連續三日都播賀歲節目,有歌舞,但更多深入民間的活動。攝影隊深入一個公安部門,堅守崗位歡度春節,一鍋湯圓就是大家的年夜飯了;分批打電話,奉命向家人恭賀新禧,年輕父母透過電話向遠方的BB送吻。後輩不能回家過年,長輩冇意見:保衛家園,在工作中度過,光榮呀。

    

《春晩》繼而“春晨”。早上八時,熒幕標出到了零下二十度、漫天風雪的西藏邊界營房,戰士們吃過開年飯即出發巡邏。雪深及膝,走到懸崖、爬上長長天梯,在積雪崖邊行進。戰士們説,營地在二千五百公尺,爬到五千公尺“一步一喘氣”,到了指定地點,展示五星紅旗,列隊敬禮。“我們站在的崗位,中國!”只有央視,才可能帶觀衆去到風雪的西藏邊界懸崖上歡度春節!

    

香港人都知道有河源,東江水之源。央視賀歲直播“河之源頭”,遠鏡看去,有橫額“瑤之鄉”。豬年看央視春晩,我最大收穫是找回了這位美麗的“鄉親”,二千年前已立縣了。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