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上圖片

政府早前建議為長者醫療券可用於視光服務的金額設上限,規定為每兩年2000元。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主席鄭綺雯表示,封頂措施不理想,減少市民使用醫療券的彈性和自主權。她又說,政府早前指視光師申報醫療券金額的中位數相對地高,但政府公布的金額為每宗申報的中位數,並非全年的總和,質疑數字有偏頗。

鄭綺雯又建議,政府將藥劑師納入可登記參與長者醫療券計劃的醫護專業人員,讓藥劑師為長者提供藥物檢查服務。她說,藥物服務每年一次,每次100元,長者可以帶同正在服用的藥物,包括由醫生處方的藥物、非處方藥物、中成藥、保健品,由藥劑師檢查藥物是否有過期、長者是否適用等。

她表示,西醫一般不會為長者檢查所有藥物,而藥物檢查可以確保長者不會服用藥效重複或相沖的藥物,例如教育長者不能同時服用當歸和薄血丸,長遠可以減少長者因服用藥物不當而入院,減少對醫療體系的壓力,節省公共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