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上圖片

有參與612金鐘衝突的學生及前線社工表示,受當日衝突影響而情緒波動。

社工阿BLUE表示,當日於金鐘眼見催淚彈於身邊飛過,一直記著這一幕,不斷記起催淚彈的味道,翌日亦寧願留在家中,調節思緒。

另一名當日身在愛丁堡廣場的18歲中五學生阿生就表示,當日被警方驅散,感到驚慌,逃到上環才乘車離開,翌日考試時,只回想起當日逃跑的畫面,形容很大無力感,沒有想過靜坐也會受到追捕和清場。

由多名心理學家組成的組織「良心理政」,為今次一系列示威事件,設立輔導服務。成員之一、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會員彭馨兒認為,參與者出現情緒波動,主要源於無力感及事件帶來的震撼,加上最近有輕生事件,引起失落感、哀傷及無助感。

她建議,參與者首先讓自己短暫抽離,再留意自己是否仍然不斷想起事件,或者感到擔心和哀傷,建議可以與身邊朋友交流想法,透過互動穩定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