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上圖片

退休警司朱經緯在2014年,以警棍打途人鄭仲恆,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判監3個月,他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高等法院今日繼續開庭處理,法官黃崇厚押後至9月14日下午裁決,朱經緯繼續獲准保釋。

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麥禮士指,朱經緯在鄭仲恆離開及經過他時,從後打鄭仲恆,當時群眾已散開,在這個情況下,永遠不能合理化朱經緯當時的行為,是為了控制群眾。

麥禮士反駁上訴人指鄭仲恆當時不願意移動的說法,指出鄭仲恆要待前面的人移動才能移動,並無明顯意圖延遲離開,又指原審無證據顯示鄭仲恆在事發前曾向警員大叫,亦無客觀證據顯示他以敵對方式對待警員。

代表朱經緯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就表示,鄭仲恆當時大叫多於一次,他曾經回頭及大叫,他的態度反映他具侵略性。

她又說,原審裁判官接受鄭仲恆是誠實可信的證人,會影響裁判官如何看待朱經緯當時的想法,認為裁判官是用鄭仲恆的角度看待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