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網易的《第五人格》和《荒野行動》相繼闖入日本iOS暢銷榜,抖音海外版TikTok的下載量一度力壓Facebook、Instagram、Youtube,中國移動互聯網產品加速在海外攻城略地。在中國移動互聯網利用先發優勢輻射全球的過程中,背後有一支起著助推作用的“神秘力量”。

  

12月6日,由全球移動營銷第一媒體平台Morketing主辦的MORKETING SUMMIT 2018 “靈眸·洞察時代,探尋本質”全球營銷商業峰會在京舉行。匯量科技(Mobvista)創始人兼CEO段威在大會上發表了主題為《中國移動互聯網國際化背後的營銷力量》的演講,解讀了自2008年至今中國互聯網對外輸出的十年中,全球市場的主要變化趨勢,以及移動營銷所扮演的角色。

以下為演講全文。

  

大家上午好!我是段威,非常榮幸能來到這邊跟大家做一個簡單的分享。其實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國的互聯網是90年代末開始發端,到今年差不多整整20年,我們其實更願意把這20年的互聯網簡單的分成前十年和後十年。

  

前十年,我們更多是在做“C2C”(Copy to China),因為那個時候中國的互聯網戶數增長非常快,人口紅利也非常大,所以中國的互聯網從業者更多做的事情是把美國一些先進的商業模式覆制回來,然後利用國內龐大且快速發展的內需市場來實現迅速增長。所以大家看到無論阿裏、百度、騰訊都有一些美國公司的影子。

  

但是從2008-2018年,我覺得是我們慢慢對外輸出的十年。因為這伴隨著三個事情:

  

1、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慢慢停止增長。

  

2、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國際競爭力在快速提高,因為大家都知道,國內的互聯網環境是一個競爭特別激烈的環境,能夠在這樣的環境裏面存活十年並且還能發展的不錯的公司,其實都是具備非常強的競爭力的公司,無論是人才、資金,還是技術、運營。

  

3、海外的市場,特別是一些新興國家的發展,其實是非常非常快的,包括印度、印尼,都是一些擁有巨大的人口基數,且發展非常快的一個市場。

  

所以這十年,一方面國內的環境逼著我們往外走,國內不太增長了。另一方面,我們具備往外走的實力。另外,海外的市場又具備非常好的機會。所以這十年是中國互聯網企業快速出海的十年。

  

但是我們如果再細分一下的話,我們又可以把這十年分成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從2008-2012年,它開始的標志是蘋果發布了它的第一代手機,跟隨第一代手機一起發布的是APP商城。2008年前後,世界上不同的國家相繼進入3G的年代,國內是在2009年迎來3G發牌,基本上意味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這個時代的顯著特征包括:

  

1、基礎設備比較差,像網絡,雖然當時我們看來3G已經非常好了,但跟現在的4G比,包括馬上發布的5G比,仍然是一個相當慢的手機支持。

  

2、手機,無論是安卓還是iOS,都是處於非常早期的過程。

  

所以在這樣一個基礎非常差的情況下,它孕育出來的商業模式也非常簡單,很多開發者考慮的其實是在相對差的基礎模式的情況下,如何去解決用戶的問題。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時代的代表,比如UC,它解決的是什麽問題?省流量。另外比如一些殺毒、加速的工具產品,其實直接針對的是安卓系統本身的不穩定性。

  

所以這個時代是一個開端,很多基礎設施是不完善的。同時,海外的市場還是非常藍海的市場,而中國企業面對國際化市場的時候還非常稚嫩。大家選擇的方向,一是工具型,省流量、幫助提升安卓設備;二是沒有太多文化屬性的產品,像瀏覽器、其他的加速工具,其實都是這樣的類型。

  

第二個階段,2012-2015年,我覺得是爆發期,這個爆發期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征,就是國內各個巨頭之間的競爭已經進入白熱化。我這裏寫了一個時代開端的例子,就是騰訊投資了十億美金到它旗下的電商平台,意味著騰訊開始闖進阿裏的核心領域。再往深一點看,各個巨頭都覺得光在自己的強勢領域去發展已經不夠了,我一定要進入對方的核心領域,才能獲得新的增長。

  

其實這個反映的是國內競爭已經飽和了,一方面國內的競爭進一步飽和,另一方面在探索期,已經走出了一些在海外相對成功的公司,還是以UC瀏覽器為代表,這其實加強了大家往海外走的信心。所以在這個時代,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的互聯網出海從塔尖的一些企業,慢慢轉變為“全民出海”。很多創業型的公司,從一開始就瞄準海外市場。那個時候很多的VC也看到了這樣的機會,他們拿出了足夠多的資金,充分地支持這些創業者開始往海外走。

  

第三個階段,2016-2017年,大家會發現在2012-2015年投出去的錢好像收不回來,因為這個時代,這幾年所有出海的應用,除了遊戲以外,其實全部都碰到了變現的瓶頸,我獲得了巨大的用戶量,在印度也好,印尼也好,但是我怎麽變現呢?所以在這一段時間,大家是非常迷茫的,不知道接下來怎麽去走,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接近兩年,這在互聯網這樣一個快速變化的時代裏面,其實已經是一個非常長時間的蟄伏。

  

第四個階段,2018年,我覺得我們進入了一個新時代,以頭條為代表,我們開始從單純的工具、遊戲,邁入了內容時代,我們真正開始進行文化輸出。以抖音、頭條為代表的產品,在2018年是在海外最叱咤風雲的產品。

  

在整個過程中,我們也覺得營銷在中間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最開始的時候,營銷它更多的是助推出海,就是幫助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在海外獲取用戶。然後第二步是當一些產品已經擁有了很大的用戶量之後,我們幫他們變現。第三步就是品效合一,不光是獲取用戶,還幫他去凸顯品牌價值。

對於Mobvista而言,大家可以簡單看一眼我們的商業模式,我們基本上是一端連接廣告主、一端連接媒體。這可以簡單理解成,我們在做的事情就是線上的分眾傳媒——分眾傳媒聚合的是線下電梯的廣告位,而我們聚合的是線上的長尾APP的廣告位,把它打包出售給廣告主,幫助廣告主在海外獲取流量。

  

我們在2013年成立,2014年獲得網易A輪融資,2015年開出了第一個海外辦公室,並進行第二輪融資,登陸新三板。2017年我們在海外繼續拓展,從東南亞、印度拓展到了日韓、美國等市場,同時也獲得了中國銀行6.5億的授信。今年,我們會在下周登陸港股,正式掛牌港交所。

  

所以經過五六年的發展,現在Mobvista已經成為了一個在全球12個城市設有辦公室、擁有接近600位員工,服務2000多個廣告主及5000多個應用的一個移動廣告平台。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