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上圖片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前年報稱被人擄走,並將釘書釘打在他大腿上,被懷疑是自導自演,被控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裁判官裁定表面證供成立。

法醫病理學專家賴世澤作供時說,分析後相信林子健肚皮和大腿上的傷痕由他自己造成,又表示林子健身上只有兩組傷痕,被擄走時應該有其他傷痕,醫學證據而言令人覺得是虛構故事。

賴世澤說林子健肚上的藤條痕相同方向,幾乎都平行,如果被其他人打會不規則分佈,像是用自己右手打肚皮,另外相比有自殘傾向的人,林子健大腿傷勢較輕,十字架釘書釘每邊5個,而自殘的病人大部分傷勢對稱分佈。

賴世澤亦說林子健聲稱昏迷時被搬動,但不論手和背都沒有被搬動的痕跡,認為說謊較能解釋情況,被哥羅芳迷暈亦要幾分鐘,不可能做到林子健所講掩口鼻後即時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