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下》劇情講到白校長歸天了。“我沒有刻意放催淚彈,也不是找不到女高音而殺死校長,生老病死必然過程。這是一部溫馨小品劇集,是否討好觀眾不能確定,但是,我只是討好自己。” 《牛下》編劇非常自我,這是醞釀了十年的一個劇本。

    

沒有驚天動地,沒有你死我亡的勾心鬥角,一廳三房加一個天台的粵語片老土風情。懷舊歌曲,七個中佬難兄難弟的遭遇,觀眾看得津津有味。編審龍文康大有來頭,電影、舞台劇都得過最佳編劇奬;是否電視觀眾難服侍?“我唔會理會觀眾,我的初心是討好自己。電視劇覆蓋很大,更難定目標觀眾,故事要令自己動容,觀眾喜歡就埋來睇,埋來揀,不是我能控制的。”

    

劇集結局,“牛下七子”踏上真正舞台,參加歌唱比賽……”龍文康劇透:“他們沒有大紅大紫,各自回歸原本的工作崗位,這就是生活,現實是這樣。”《牛下》是一班中佬第二春的故事,所謂第二春,不一定是有桃花或新戀情——他們重遇,一起重燃童心,沖涼時哼幾句舊歌仔,生活已變得不一樣。

    

監製黃偉聲透露:“三十集故事選用了三十多首歌。龍文康配合劇情,寫下想選用的歌,單是查歌曲版權已花費很多工夫。”劇中“黑仔”(曾偉權)以《一生何求》作配樂令觀眾動容,還有許多熟悉的旋律,令人回憶返晒嚟。

龍文康坦言:“這些歌曲位,沒有處心積累撩撥情緒,還擔心唱至尾位不夠強,沒有追看性,原來觀眾看劇聽歌會好感動,這是無心插柳。”龍文康明知,“溫馨小品,大結局不會好火爆,沒有誰是兇手,誰是Big Boss。”只是尋找一把飄渺的“女高音”。

    

沒有驚天動地劇情,三十集是否太長?黃偉聲説:“一般劇集,一生一旦都做二十集啦。《牛下》有七個男主角,三十集故事不長。”監製並冇點名誰是女主角,“我唔睇網上討論,最主要用心製作,給演員發揮,整件事已經圓滿。”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