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會堂外檢閱台,回歸以前是迎接英國皇室或港督到任的,世事常變,回歸後隆重儀式都搬到金紫荆廣場……《飛虎之潛行極戰》妙想天開,一位警司升職儀式,居然在這歷史重地舉行,保安措施疑似世界政要駕臨。非常不合理,太荒謬……但非看下去不可。

金融中心爆炸了,金紫荆廣場也爆炸了,劇集製作組有膽識,吸睛之至。宣傳指“點擊率達二十五億”,外地觀衆可能有錯覺,以為東方之珠熔化了,被黑社會全面控制了……個人是劇迷,但對無線劇集興趣漸減,總離不開一屋一辦公室,爭仔、爭屋。罕見有人爭警察總部,圖將香港翻轉,“作料”作到離晒譜,但好睇。

    

連日看足五集《飛虎》,晩晩飛虎出動,槍彈橫飛,無堅不摧。飛虎日日操到嘔,如此精英中精英,為保境安民。料不到日日提心吊膽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高級警官。

    

苗僑偉演高級警司,是特警大阿哥,他在警局內心驚膽跳,懷疑電腦被“黑”,周圍有二五仔。這高級警司返抵家門,探聽動靜後,拔出手槍,巡視自己屋企,如陷險境。這是極不合常理的劇情,香港被喻為“最安全城市”之一,受恐襲機會只屬中等,驚慌度日的,該是賊仔,而不是高級警官。這齣《飛虎之潛行極戰》有濃重的戲劇趣味,警司如賊,賊如警司。目前為止,看似非常高深的警匪片,但希望之後的劇情,不要落雨收柴般,變為警就是賊,賊就是警。

    

梁烈唯演前線賊仔,招招狠毒,但笑容太多。他今回終於一嘗“奸願”,卻選擇了演“偶像奸仔”而不是演“實力奸人”。無時無刻作惡的奸人,眼睛乃靈魂之窗,掩不了眼神的猙獰。演繹狡賊大玩“老鼠捉貓”遊戲,梁烈唯只需永遠露出雙眼,無理由亮全相於兩位警司面前的,真的不合情理!不過,此劇眞的緊張好睇。高梁質疑戲行叔父的“癲佬做戲,傻佬看戲”。食完晩飯輕鬆吓,佢有佢好戲,你有你勞氣……悉隨尊便!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