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拍《英雄本色》?三十三年過去,仍記得吳宇森回應:男女情的影視片太多了,我要拍男人與男人之情,會更刻骨銘心的。

    

難得“百緋叢中一點金”,袁偉豪與馬德鐘,猛男兄弟情,結緣於十八年前,沒有火裡來水裡去,只有三個字……

    

《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記招上,袁偉豪講拍片時險死還生:“在緬甸取景,拍攝拯救古天樂、張家樂逃離槍林彈雨一幕。我一個人在直升機內,卻沒有機門的,不斷垂直升降……停機後我才知驚:我條安全帶被手上支槍勾脫了也不知道,當時吊在十樓高的半空,我又畏高。”

    

生活上,亦曾因“錢困”,徘徊鬼門關邊緣。袁偉豪自爆:“我初入行時已認識馬德鐘,他愛護我如哥哥,許多時一起拍電影。二○○一年,我事業好低迷,拍《飛虎》係大茄,在白沙灣碼頭等埋位,我望住個海發呆。馬德鐘見我情緒低落,他分享許多人生經驗,我都無動於衷。當時生活眞的逼到絶境,因為我欠了二十幾萬卡數。佢勸慰我,他囝囝出世時,家庭負擔好重,環境都係咁。”

    

袁偉豪難忘兄弟情,“當時佢最鼓勵性的說話,就係:頂住囉!我都係咁,頂到現在。”

    

問馬德鐘可記得這件事?“記得!”他説:“我在這個行業咁耐,很明白做娛樂圈需要捱,逆境過去了,順境就會來臨。我個仔出世時也欠過卡數,日子捱過了,就OK。”當時,可有想過借錢畀袁偉豪應急找卡數?“都係嗰句,欠卡數好平常,過咗就冇事。”

    

馬德鐘在片中角色升級,演警隊大波士,張家輝、吳鎭宇、古天樂都演他部下,與三大影帝玻璃房開會,男人味很濃郁。馬德鐘自覺“戲運”神奇,在動作片中完全沒有動作;在警匪槍戰中,竟然沒有開過槍;劇組拉大隊到緬甸、西班牙拍外景,他也沒有份。但他冇怨恨,只有羨慕。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