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有個大老千》似懷舊的六十年代粵語片。二十萬就拍一部影片了,劇中的加賀留學法國,處女作《飛甩鷄毛》名利雙失。有冇搞錯?鄰埠巨富“賀天”之子,自有“百靈輔佑”的。

    

“我要拍一部影片,有許多說話要講。”有理想的文藝導演性格,成一時偉大潮流。當時有影評人斥之自私,大導演有幾句話要講,隨時可以講。需否花幾十萬拍一部電影來講呀?還有讓影評不恥的,是這幾十萬不是自己的,都找別人投資。

    

那些年,“文藝導演”要挺身對時代有幾句話講,製片人會聞之悚然。“花別人幾十萬元,為了自己講幾句廢話,信你都傻啦。”不過,粵語片也出過金句,也有沿用至今的。

    

《大老千》大講法國藝術,嘗試拍商業片。OK!又要花別人的錢。肥老闆賣個人情給賀天這位富豪。尚欠十萬,加賀打個電話,叫老竇搞掂。有錢老竇多喜歡藝術子弟,因看似詩禮傳家也。世叔伯都是大商賈,“太子賬”屬最佳投資;還有,他是大探長雄爺的契仔。

但編劇竟然由一個花旦仔去借貴利,此屬“為説藝術強説痴。”借據的十改廿,又多十萬。劇情好緊張,這位藝術家大少爺蒙查查開戲了,難道不問錢從何來?大除夕的劇情,睇到火滾,誰是大老千?係詐傻扮懵的文藝導演還是百合姐?

    

油水區開大檔,兼營高利貸,黑道橫行必然有皇氣撑。馮人坤竟然不知道雄爺有多少“菜”?這些女人,見面才叫嫂,一定搞清楚的。上世紀有“高尙住宅”,還有無賊住宅區,探長都有幾頭金屋。這區份治安特好,蠱惑仔若有偷雞摸狗,保證嘔突有餘,探長明星化年代,日日見報。百合姐吩咐司機打個電話,還要雄爺簽名無銀碼支票,撬旦后過電視台咩?加盟拍片唔收錢的,只要老竇一聲“我照”。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