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午晩睇電視新聞,都看到特朗普依牙鬆槓、口沫橫飛的樣子。香港紅隧口的兩層樓高廣告牌上,“粵劇特朗普”瀟灑俊朗,由文武生龍貫天飾演。

    

高梁暗叫“棹忌”!竊以為“特角特扮”,該派白鼻哥的文丑去飾演的。

    

演特朗普角色,由俊朗的文武生擔綱?抑或蛇頭鼠眼的文丑出任?班主李居明心中有數的。他指粵劇以外國名人作劇,他不是首位,上世紀有一齣很出名的戲,叫《甘地會西施》,講述愛國的甘地夢會為國犧牲的西施。粵劇正史有載,演甘地的廖俠懷,乃當時的丑生王。他為坊間留下名句——《花王之女》中,睇見女兒鄧碧雲就眼冤:“女呀女,幾時中大附小,帶咗包私鹽返來呀。”笑中有淚,雅俗共賞。

    

人們說,目前粵劇只有三、四根救命草,都是任白戲寶。只換生角,音樂、下欄都是同一套;若重新讀劇本、重新排練,你唔好搞我阿叔啦。平地一聲雷,新光劇場老闆李居明,敢想敢幹,奮力推動粵劇更上層樓,精神可嘉。成則名留梨園青史,敗則金錢亦負擔得起。當年,薛五哥由上海帶來袁小田,粵劇開始“龍虎武師大打北派”;馬師曾敢創馬腔,發揚小提琴、色士風洋為中用。能闖新路,成“大師”了!

    

為粵劇左衝右突,李居明寫了廿多個劇本,未稱大師,卻是“大膽”。“粵劇特朗普”還有兩個靈感來源:其一,看到外國劇壇也有演中國名人的作品。其二,二○一六年創作演出《粵劇毛澤東》,在香港受到觀眾注意,更被邀請全劇台前幕後到日本演出。

    

李居明説:“我用《靈雲》主題來創作,並訂了《靈雲三夢》的目標。上一齣《靈雲三夢之粵劇毛澤東》,今次是《靈雲三夢之粵劇特朗普》,還有第三個夢。”夢!是文學保護罩。有位老總開文藝青年講座,講放膽寫、毫無束縛寫,寫到難以自圓其説時,啊,是南柯一夢!

    

《粵劇特朗普》中還有陳詠儀演江青、新劍郎演周恩來,“特朗普”在發緊夢了。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