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曾有破格之作:《甘地會西施》。本欄早前稱廖俠懷為“丑生王”,現略加補充:當年四大名丑齊名,以廖俠懷、李海泉、半日安、葉弗弱為序。香港電影資料館曾舉辦四大名丑電影作品展,紅伶亦是大明星。

    

新光將演《粵劇特朗普》,明言靈感來自《甘地會西施》。據中國粵劇網資料顯示:廖俠懷與人合作編演過一批針砭時弊的粵劇。如諷刺貪官迫害百姓的《罪》、《罪上加罪》,被當局禁演;抗日戰爭初期,廖俠懷編演《甘地會西施》,借跨越時空人物之口,直斥漢奸之非。

見到土豪惡霸囤積居奇,米價飛漲,即編演《大喊十賣平米》,直斥大天二的劣行,因而遭匿名信恐嚇;針砭時弊手法精彩百出。抗戰勝利後,金融混亂,他演的《六國大封相》,穿着黏滿金元券的戲服出場,諷刺當時貨弊大貶値,被當局罰款。

    

憤世妒俗、一腔熱血的廖俠懷,十二歲到廣州當鞋店學徒、報童,期間只上過夜校,但他愛看書報,又愛演粵劇。後來到新加坡當工人,業餘參加當地工人社演戲活動。廖俠懷二十歲時,粵劇名小武靚元亨到新加坡演出,收他為徒;其後返廣州,參加各大班的演出。

    

熱血熱腸,還有深厚的藝術造詣。中國粵劇網指廖俠懷善用鼻音行腔使調,獨創“廖腔”。尤以唱中板、滾花、木魚最為出色。他發展了丑角行當表演,口上、臉上的表演工夫老到,演男女老少、跛盲啞矮,無所不能,人稱千面笑匠。《甘地會西施》的甘地、《西廂記》的紅娘、《穆桂英》的穆瓜、《雙料龜公》的跛仔等,飮譽省港澳。

    

廖俠懷創獨樹一幟的廖派藝術,且潔身自好,時人稱之為伶聖。《花王之女》講少女珠胎暗結,還有一句唸白耐人尋味:廖俠懷肉緊追問:“衰女,你同邊個領包私鹽返來?”“我同埋、同埋、呢把扇蜜運呀。”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