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矚目的香港立法會選舉9月初已經落下帷幕,但關於此次選舉的討論卻頗多。有分析人士用“新、碎、激”(新人多、碎片化、激進化)來解讀此次立法會選舉結果,也有分析人士用三分天下的政治勢力劃分來看待此次立法會選舉。

按照這種劃分,香港目前的政治版圖可以概括歸納為本土、泛民、建制三足鼎立的局面。但還有分析人士認為現今香港的政治格局正在向兩極化方向發展,即本土與建制二分天下。

而在去年曾有相當觀察人士認為香港政壇是本土、泛民、中間、建制四派並存的政治格局。可是不到一年時間,中間派已經被分析人士從香港政治版圖中抹去。繼而更有預測認為,泛民會越來越向本土靠近。

這種急速變遷的政治格局確實讓人大跌眼鏡,但也確實反映香港社會政治價值的急速轉變。在這種急速轉變的背後則是一系列因素的作用。這些影響因素主要表現為,全球民粹主義的興衰、陸港關係的發展以及港府治理能力的評估。

民粹主義其實並不是一個新鮮事物,只不過在近年來更多地被國際輿論提及。近來英國脫歐更是將民粹主義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不少分析人士都在擔憂民粹主義的全球擴張。作為國際大都市,香港也會不可避免地受到民粹主義思潮的影響。近來,尤其“佔中”之後,就有不少港內外分析人士對民粹主義在香港的快速擴張表達擔憂立場。如果未來全球民粹主義思潮進一步推高,則香港的民粹主義思潮也將水漲船高。

而民粹主義在香港的持續擴張將會更加增強香港市民,尤其是善於接受新思想的年輕人對本土利益、價值的追求。同時,這也增添本土議題在香港社會的關注度,直接或間接擴大了本土政治力量在香港政治版圖中的分量。最終,選民們會用選票將這種訴求表達出來,就如同今次立法會選舉,本土派強勢當選一樣。

不過,全球民粹主義思潮對香港的影響只是一個外部刺激因素。換言之,假使香港本身沒有促發民粹主義思潮的土壤,則民粹主義思潮也不會在香港快速崛起。因而,民粹主義在香港的持續擴張必然伴隨著香港本身的諸多矛盾。這其中尤以陸港關係、港府治理能力最為突出。其實不管是近年來日益凸顯的陸港關係,還是香港部分市民對港府治理能力的批評,其實都是資源分配不公的表現。

一些分析人士將陸港關係的癥結歸咎於外來與本土利益的碰撞,但其實不然。在一個全球化時代,尤其是香港這樣一個經濟開放度極高的社會,外來利益的湧入不僅是一個常態,更是必須的。關鍵則在於如何管理外來與本土利益,使得二者能夠相互促進。

在這一方面,港府的表現顯然不能令人滿意。當然,港府也有自身的局限性,尤其是在涉及政改的議題領域。但是,作為香港的最高管理機構,不管如何艱難,港府仍需要在外在壓力與本土訴求之間尋求一個合適的平衡點,而不能顧此失彼。因為顧此失彼本身就是一種不公的直接體現。

本次立法會選舉結束後不久,本土派入圍立法會給香港帶來的影響已經成為香港各大媒體熱議的焦點。而北京也在第一時間對立法會選舉結果發表立場,其最為主要的就是警告港獨。分析人士也大多認為,本土自決派將會給已經陷入緊張局面的陸港關係帶來更多挑戰。

不管是在議會這樣的體制內平台,還是在網絡這樣的體制外平台,本土派都有極大的空間來操作涉及香港前途等大陸關注的議題的能力。而未來的港府如何應對不僅直接關係到陸港關係的發展,更會影響到香港政治版圖的調整成效。

當然,對港府治理能力的直接挑戰並不僅僅來自於陸港關係,也更體現在對公共事務的駕馭能力上。現時,不論是在房屋供給,還是在教育、醫療衛生等公共事務領域,港府都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

不少本港分析人士對當前港府在這些公共事務領域的低效率、甚至是不作為都大加批評。而未來,在全球經濟形勢不明朗,香港經濟定位模糊的背景下,香港的經濟社會發展必然會受到更進一步的影響。如此,就更加考驗港府對公共政策的製定及執行能力。

總體而言,看待本次香港立法會的選舉結果,並不能只從政治版圖變遷的視角出發,更需要從造成這種急速變化的政治光譜的根源出發。在未來全球民粹主義思潮進一步膨脹、陸港關係難以實質性緩解,以及港府治理能力面對更大挑戰的背景下,香港政治版圖的變遷仍將有利於擁有本土主張的派別積蓄力量。


但這並不意味著本土派就會大為獲益,而非本土派就會大為受損。事實上,如果非本土派能夠更加聚焦本土利益,扮演好協調外來與本土利益的重要角色,則非本土派也會獲益。相對應的,本土派的擴張空間也會被壓縮。因此,未來香港政治版圖的變遷仍將取決於各政治派別因應時勢、積極調整的成效。

 

來源:《聯合早報》- 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