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音樂就無段深瀚 「珍珠奶茶」是教訓

一面表演結他、一面為器材調音、再加上其它各式兼職,幾年以後,DT終於辛苦儲來$60萬。以為DT會搞Studio開班授徒,或去外國深造音樂技巧?偏偏,DT這時做了一個非常「商業化」的決定 - 開舖賣珍珠奶茶,那是2010年的事。

「我果時吾係吾想繼續搞音樂,但係,又已經去到一個樽頸位… 不如趁後生,又儲到少少錢,及早轉行」「嗱,我做番最現實既行業,點知,呢行『現實』到一鋪清我袋!」

話說,奶茶店僅開業三星期,即碰上政府大肆宣佈「反式脂肪」危害健康;一時間,全城人人自危,珍珠奶茶本身又不是什麽「必需營養」。營業額試過差到一天只賣出十幾杯,收入約$200大元。

結果,創業不夠三個月即閃電結業。

那段時間,DT人生很灰暗。不是說好搞飲食是很稳定靠實幹的嗎?那後來,DT又是怎樣捱過去、重新振作?

「有一日,我返番去琴行拜會一個圈內前輩,我講番呢件事佢聽。吾係講笑,佢聽完只係簡單一句回我,我就即時如夢初醒!」「佢話,叫我諗番當初創業既本金,係邊個俾我?係『音樂』!『音樂』造做段深瀚;而我,最後竟然選擇背棄『音樂』!」

對話内容,像極電影對白;DT卻堅持,它的真確性。

根據DT的「懶感性」講法,自此,他終於明白一個人生道理:人,應該先專注自己的所長,而不是隨便向商業社會低頭。

 

 

成立 Redholic Sugar Baby》證香港樂壇「已死」?

在包括前港姐梁佩瑚等幾位圈内伯樂協助下,DT重新出發,凡是有關「音樂」的各式工作,他都願意作出新嘗試;幫團體寫歌也好,商場「例牌」演出也好,就算及不上市價,DT也寧可在音樂圈繼續捱下去:「做打工仔,永遠都係老闆既利益行先;但係做音樂,係為自己人生出發!」

2013年,幾經轉折,他終於取得突破,正式成立「Redholic」樂隊,自任團長兼監製;理念是「夾人先夾Band」,玩的是電子流行曲。

然而,2015年的一場網路風暴《實驗非常成功》,卻讓DT不得不親自面對「夾人」、「夾Band」和「This City is Dying」,幾者的相互微妙關係。

話說,女團「FFx」舞曲《Sugar Baby》被揭發以「剝削價」$900完成整個MV製作後,一衆幕後人員隨即被網民「圍插」;負責編監錄的DT,自然首當其衝被諷為「潛水監製」。

「Redholic」隨即發聲明,表示團隊也是受害者。原來,MV是未經授權情況下,被前商業伙伴私下「偷橋再加工」製作。

其實,所謂商業糾紛,在香港這個「商業社會」本來就不是什麽新鮮事;不過,「Redholic」去年在聲明内的連串金句,卻讓記者至今仍印象難忘。現輯錄部分:

  • 當歌曲或MV發佈後,滿懷歡喜地以為會有很多人認識自己的作品,欣賞自己的創作,實情卻是直到Youtube「執笠」那一天,都不夠人家一晚的點擊。
  • 有人說這種近年不定時重覆的MK-Pop現象,反映了香港大眾對音樂的品味低下,聽眾只留意製作最差的作品,很少人欣賞花足心機錄製的其他作品
  • 欣賞音樂或其他類型藝術所需要有的「品味」,是需要空間去沈澱,去感受,可惜在「智能」的世代下,我們追求的不單單是「品味」,而是要「爆」。
  • 不要讓香港變成文化沙漠,「窮得只剩下錢」卻沒有具質素的音樂讓大家欣賞!

自稱一直「打丁自high」思維過日子的DT,說到這裏,亦終於按捺不住怒火:「當日既聲明内容其實已經好客氣,我亦體諒果幾個女仔既處境;但今日我段深瀚想再表達不滿既野,係香港既『標籤文化』!」「香港樂迷吾係先睇樂隊既口碑,而係用國籍區分音樂質素。總之,求其響個朵話係『韓國』、『美國』或者『日本』,就都係好野;但一聽見係『Made in Hong Kong』,就不信任態度!」

 

 

一直看似「吊兒郎當」的DT,其實,對音樂的執著,比很多圈中人還要神經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