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盧華先生説和高梁叔以前相熟,但已多年没有聯絡。他説,很想聯絡高梁叔叙舊,現傳上他的名片,如高梁叔願意,可以打卡片上的電話與他聯絡。”名片印上明星似的中生相,上書:寶華影視製作公司(碟皇始創人、製片人、出品人、總監)……附兩個辦公室地址、六個內地及香港的電話及電郵。

    

《澳門日報》尋人效率太驚人,藝海版編輯陳鎣新先生立傳短訊,閃電找到高梁下落了。捧短訊默然良久——這位盧華先生,娛樂圈的怪傑,專門生產粵劇老倌、唱家的錄影帶,推動粵曲居功至偉。以往到現在,娛聞日日排山倒海,但粵曲唱片、粵劇錄影帶甚少人關注的。如何認識這位粵曲“碟皇”呢?又要麻煩陳編輯了,務必替高梁尋找一位何志江先生,我們相識幾十年了,常在心中。

    

娛樂圈乜人都有,遇到一些猛人,處於狗咬龜狀況時,高梁會説一句:“江哥叫我採訪嘅。”某年某日黃昏,剛放下飯碗,就接電話,“食咗飯來飮杯茶,有件事,想同你合作。”江哥高大威武,雙目炯炯,語氣很重,但態度溫和:“我負責的娛樂版要突破,甚麼事係人冇我有?”各報都有三、四、五、六、七個娛樂大版,早已包羅萬有。

“唱片、影帶,娛樂業的新興事物,需要發掘!”茶過半巡,即有決定。江哥聲聲“幫吓我”,其實及時關照高梁。記者行中沒有秘密,當時工作環境有變,渴時一滴如甘露,況且可一振頹氣。

    

唱片、影帝新聞並不冷僻,“你寫唱片呀,發達啦。”遇編劇家葉紹德,第一反應非常雀躍:“一隻粵語歌的唱片,可令一間娛樂公司發達,還可以養佢三世。移民行李中,必有一隻《帝女花》。”但記住江哥原意,現在娛聞太熟品,要開墾一塊“處女地”。

有次搭小巴,音樂悠揚,令人心境安詳,“師傅,邊間電台?” “係唱帶,我畀一餅你,佛堂派架,免費的。”之後,我到三、四間佛樂唱片舖……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太曲高和寡。尋尋覓覓,找到粵曲錄影帶,有古有今,有紅伶新紮,說舊很新,說新很傳統。

    (憶昔開墾娛聞處女地:三之一)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