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新光戲院”大堂,不論早午晩,側門角落,都擠站着人群,仰望天花,聚精會神。高高在上的大電視,不停播出粵劇和戲曲,有大老倌亦有新人……這是江哥所講:“被忽略的娛樂新聞,仍大受歡迎的。”遇“聯藝”某高層巡視業務……找到盧華先生了。

    

高梁立即想起何志江先生,是他開了一條路,高梁才認識盧華的。年來,《藝海》屢現猛稿,明星如兄弟,寫來閒話家常,絕無娛記的“消息人士”、“傳聞”的疏隔味道。每遇“明星記者合一”的娛樂稿,我必捧讀再三,不能學,只能羨慕。最近,香港新出一本電影雜誌,三十元,貴逾同儕。

看到總編輯及總監的大名,喜極捧於懷中。他與澳日《藝海》版的一位作者同名。所以,拜托陳編輯尋人,只有江哥的豪氣,至今仍有創新立異的衝勁。《藝海》版廣納穗、港、澳娛界新秀名宿……高梁忝陪版末,不勝欣幸。

    

按江哥“點路”聯藝某高層名片,上油麻地某大廈,開門是一位精壯青年,短衫短褲,滿頭大汗,“我就是盧華!”室內全堆滿紙皮箱到天花,“我哋趕緊年貨。”還有三、四個工人,忙於整理和搬運,步步為營,輾轉箱陣。“我開埋啲單先至招呼你。對不起,請你來貨倉;寫字樓在旺角……”

    

獨困紙皮箱陣中間,挨在陳舊沙發,欣然自得,聽小明星名曲,“是否小明星後生之時錄映口架?”當然講笑……她叫葉幼琪,在澳門做過會計架……我高梁只稱葉幼琪為“星腔傳人”,是非天外來了,有人更正:“我是第一代星腔”、“我是第二代星腔”、“第三代星腔”……並詳列“師承族譜”。那麼,葉幼琪星腔“無代可企”了。我高梁認為,她是歌星小明星!

    (憶昔開墾娛聞處女地:三之二)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