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頭鬥賊頭,“Madam萬”勝利了?還是營長成功了?《鐵探》大結局的結穴鏡頭:正邪兩大巨頭,平起平坐,誰也不服誰……中間隔着一塊玻璃。編導高手,用深沉的兩句話判決這場警匪戰績——

    

“Madam萬”一再追問:我兩個仔被你殺死之前,講過甚麼,有沒有求饒?惠英紅的演技已臻巔峰,淚水盈眶,面頰肌肉微顫,可感到喪兩子母親的內心撕裂。“他們沒有求我,沒有説話,有流淚……”賊頭營長冰冷回答。

    

“點解殺我兩個仔?”惠英紅演來五內崩潰,外表強作尊嚴,以免敗將面前失威。複雜而深層次的演技,看芸芸女藝員,今年視后,捨紅姐其誰。

    

演營長的吳廷燁,陰險冷血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慄,“你帶警察去捉賊的;我帶兵去打仗的。身邊經常都會死好多人啦……”營長自視一將功成萬骨枯,事屬必然。

殺人不眨眼的營長,與女警一姐的見識與胸襟,天壤之別了。吳廷燁演得好,立馬起身大搖大擺而去,從他的背影,也可看到高傲與不屑,似無言一句:“槍林彈雨戰場上,我是帶領弟兄衝鋒的將軍。閣下只是在街頭帶領警察去追賊的Madam而已。”營長與Madam萬於劇集開始,千迴百轉,由頭鬥到大結局才相遇。

平情而論,吳廷燁與惠英紅那段十分鐘對手戲,有資格捧金像奬。編導也極之珍惜,利用玻璃的反映,經常將兩個人的精彩表情疊影,極富針鋒相對的形象效果。

    

《鐵探》大結局,講回Bingo一槍打爆垶Sir頭顱,兩年來鼻孔流腦漿,半條人命。上訴庭宣佈:“由於有鐵的意志,繼續為警隊立功……”成為第一個不是因公殉職而下葬浩園的警員……兩朵英魂在浩園遇上了,卧底Bingo警服煌然,歡樂地迎接同袍垶Sir的英魂,但垶Sir為甚麼到了天堂仍是病態懨懨,相逢Bingo苦笑?難泯一槍之仇,也報一槍之恩,才會煉成“鐵的意志”,成了鐵探!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