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谷”賭仔心得:贏要谷,輸要縮。《鐵探》結局取得三十九點一七收視佳績,“續集不要拍了,”惠英紅有高見:“許多角色都死了。”前傳呢?早有《霸王花》等電影系列,惠英紅演受訓的警花,行行企企,“還是開新劇集也罷!”

    

惠英紅演總警司萬晞華,被觀眾駡“老毒婦”,她聲言不要“老”字;“毒”的那種乞人憎嘴臉,幾十年吸收人間精華得來的。

    

“電影低潮期,幾年冇戲拍,患上抑鬱,幸好有藥治癒。”惠英紅回味往事:“如果這樣重新拍戲,就演掃地阿姨,只得一兩個鏡頭,都很大機會再迫我病發。於是先學心理學,調節好心態了,再打電話求人,搲撈。這一步最難,但我明白,不走這一步,前面根本冇路走。”

    

病後復出、搲撈,遇到太多難看嘴臉。但紅姐説來悠然:“我好感激他們,當時的冷眼,現在仍深刻。當年我是難捨演戲,不是為生活復出的。我曾經係十年全香港最紅的,住別墅、有車、有花園、養狗、銀行有不知多少個零呢。”這位金像奬第一屆影后,一沉百踩。有演戲對手對紅姐説:“你不能這樣演,我點反應呢?你要演得差一點,然後行開。”還有更差對手,“他要求刪晒我的對白,又説:你是誰呀,襯得起我嗎?”

    

不斷捧奬、做出成績來了:“之前給我看嘴臉的人,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了,捉着我頻頻説,可否教我做戲?之前合作冇跟你學嘢。我遇到最少十多廿個這樣的人,短短兩年間大變臉。我很怕看到這類反差,我不想對人性失去信心。”

    

演技,需要生活沉澱,惠英紅透露演“毒婦”萬晞華的經驗:“要是我當年不是看到那麼多的嘴臉,我也不懂演那麼多角色。多謝他們,也時常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這樣對人。”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