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哥,伶王!資深娛記隱隱感覺到,叔父輩伶人甚少提及“祥嫂”的。可能不滿有人大言不慚:“沒有我就沒有祥哥。錢!我掙回來的;祥哥生活不同凡品,只有我才能照顧……”

    

有叔父欲言又止,呢個女人講得好啱。祥哥登台及日常生活需要特殊照顧,其他人難以代勞 —— 一九九七年初,祥哥輕微感冒,點解咁大陣仗送入醫院?因為老竇幫住仔女,搞到阿媽失蹤。當年,有叔父幽幽一句:“祥哥唔能夠住醫院,一住實等死!”此中玄機,戲行中人一聽就明……甚麼先進醫藥,都不及祥哥的“私房仙丹妙藥”。阿嫂此時失蹤,不迅速接祥哥回家,他可能死在醫院了。

    

祥哥生活離不開祥嫂,絕對是對的。還有理財。祥哥戲金全行第一,那些年,他每到澳門演出,都是“滿載”竟然歸不得。轉眼囊空如洗,還被扣下戲箱抵押。澳門是粵劇桃源,伶王三次“滿載而歸不得”,都幸得粵劇之友解困,均告安然無事。

    

祥嫂親自接班管理財政,要祥哥拒絕與賭友來往,投資物業……果然,祥哥另有一番風景。時來運到,諧趣電影、粵劇電影大行其道。祥哥片約應接不暇,祥嫂生財有道,發明了“叫醒費”,公一份、婆一份……拍片日夜顚倒,睡眠不定時,開廠通告半夜十二時,凌晨二時主角仍未到,三催四請,祥哥仍未瞓醒,晩晩如是……於是有人發明了“叫醒費”。請一位專人專責叫醒伶王,希望能夠依時開工。

這位叫醒專人莫如他床邊最親密的人了。據講,這筆“叫醒費”相當可觀。時代進步了,大明星與紅伶現在都有助手、經紀人,不容有失,違約則茲事體大。祥嫂創造“叫醒費”,眞乃天才,但再沒人提起了。

    

蓋棺定論,祥哥祥嫂是天作之合。祥哥專心演戲;理財與生活,全靠祥嫂。現在可以夫唱婦隨 —— 響鑼凌霄宮的霓虹殿了。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