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傳媒重提當年哥哥張國榮與高志森的恩怨。話說一九九四年七月,高志森擬邀請張國榮拍攝《香江花月夜》,惟其時張國榮屬於黃百鳴東方電影公司的旗下藝人,而且已被安排接拍《新夜半歌聲》。其後,傳聞高志森邀約哥哥飯聚,並遞上一張支票以示誠意。哥哥有鑑之前已多番拒絕不果,亦只好先收下支票,想着待黃百鳴從外地回港再作打算。

未幾高志森接受周刊訪問時卻指哥哥收了錢不認帳,訪問中同時刊登了一張無劃線、抬頭寫着張國榮的三百萬元支票,令得不少人以為哥哥真的私吞了三百萬似的。

    

及後,哥哥曾在吳君如的電台節目中將事件還原,先稱當時高志森遞上的支票只是一百萬元,而非報道所指的三百萬元,其次是張國榮不是他的真名(哥哥的本名是張發宗),而拍戲以來所收的支票亦沒有人會填寫張國榮作為抬頭人。換言之,如果支票的抬頭人為“張國榮”的話,哥哥根本無法存入銀行。

    

哥哥在電台訪問中雖然沒有說得很詳細,惟言下之意似乎覺得有人刻意造新聞,亦對事件的後續發展感不滿。

    

雖然曾經發生不快事,但他們也沒有從此交惡。在這次事件的四年後、即一九九八年,哥哥也曾拍攝高志森執導的《九星報喜》;高志森於年前更聲稱是在拍攝《九星報喜》期間,獲哥哥告知他的“麻將腳”陳寶珠有意復出演舞台劇,所以一九九九年才會促成由高志森擔任製作人、陳寶珠及區嘉雯主演的《劍雪浮生》——哥哥已經離世,真的是死無對證,兩人間的真實友情如何,只有他們才最清楚。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