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張西望》主持人阮嘉敏與一名黑衣女子日前在香港西環一間動物診所內查問醫療記錄時,在未曾詢問及獲准的情況下,突然取出手機對着動物診所內的護士近距離拍攝。結果嚇得該名護士哭泣,診所最終報警處理,並表示將以公司名義向TVB反映被滋擾的事件。

    

為徹查事件真相而作查察採訪,這是每個記者的天職。不過,翻看阮嘉敏的背景資料,她只是當過女主持、演員及模特兒,當中並沒有記者的身份;此次到動物診所查察的行為,嚴格而言絕不是採訪。因為採訪的定義是新聞工作者出於新聞報道的目的,通過訪問或觀察等的方法,收集資料、了解事物及發掘報道素材的活動。

    

首先,阮嘉敏雖可說是公眾人物,但她並不是記者,只不過擁有電視節目主持人身份而已。雖然主持人也可以進行採訪工作,但應該要先讓對方知悉其身份,並在對方同意下方可進行訪談;因為即使有權採訪,也不等同對方一定願意接受採訪。阮嘉敏顯然沒有披露個人身份,所以才會出現報警收場的場面。

    

其次,《東張》另一主持人林泳淘前日在採訪屯門公園的示威行動中遭阻撓時,她表明並不是TVB新聞,只是《東張西望》節目主持。由此可見,《東張》的主持人並不等同記者身份;甚至可以相信這些《東張》主持應該沒有記者證,手上有的大概只是TVB工作證。

    

《東張》的前身是《娛樂大搜查》或《K 100》之類的節目,內容本以娛樂動態及藝人貼身追訪等為主;及後雖然涵蓋至時事節目,但這些主持人並不曾接受過正規的新聞採訪訓練。是次事件中,阮嘉敏突然以手機近距離拍攝該名護士的舉動,有違操守之餘,亦未顧及對方的感受。如果阮嘉敏是記者的話,即使TVB不理會投訴,動物診所大概可以向記者協會作投訴,但如今應該是真正“投訴無門”了吧。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