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祖兒親自撰文,與你分享天后骨子裡的痛苦——“演唱會開始之前,我已經到診所請醫生幫我處理了膝蓋發炎的問題,他亦好像我的戰友一樣,嘗試打一些啫喱到膝頭哥裡面。”

    

演唱會完了,“八月廿四日之後,每一天我的膝頭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三百六十度像火燒一樣熱辣,不能屈不能伸,每天都會用熱水泡腳。兩天前睡覺時,明顯看到膝頭哥長出兩個大球。”

    

“痛醒,一對膝蓋的水腫已經伸延到腳板,我嘗試用手將雙腿移去床邊,準備落床,腳趾一碰到地,眼淚已直飊……”

    

祖兒說痛,圖文並茂,曬出她坐在輪椅上的相片,容顏憔悴,背後有“救我殘肢”的鏡匾。“本來不需五秒便去到的洗手間,這次要媽媽扶着,花了十分鐘走過去。我心知不妙,向朋友求救,約好醫生,媽媽幫我換衫,找來輪椅送到診所。我對醫生說,我應該是過勞了,只是上天對我好,讓我完騷後兩個星期才發病,眞的仁慈。”

    

祖兒又網貼手術室相片,表示醫生果斷地為她雙腿作麻醉,之後從膝頭哥把裡面的分泌物抽出來,再為她打了兩口消炎針,“我感覺舒服很多,望着頭頂那塊‘救我殘肢’牌匾,想起又要打針,我整個人在發抖。最後,放了約50CC的水,我的膝蓋終於輕輕的再動起來。”

    

“我說出這些情形,不是想嚇壞大家,當時我坐着甚麼也做不到的,只能在想……”祖兒自問,“難道這就是為藝術犧牲嗎?可笑的是,流着淚的我覺得,就算這樣,還是値得的。”

    

“今天早上,大失方寸失禮到死的那個大喊包,已回到自己的房,大被蓋過頭。”祖兒最後説,“我的格言就是:只要處理到的都不是大問題,這便是我的人生,苦與樂總是參半。”

    

有物理治療師看祖兒的分享後建議道:“藝人為保持完美體態進食不足,他們的肌肉比例較少,以後要多吸收蛋白質,鍛煉出肌肉,骨骼受傷機會應會減低。”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