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龍太”陳偉琪醉駕,灑淚道歉:“不只影響我和屋企,還有公司和劇組,我都知道影響鄭世豪(細龍生)、林淑敏(大小姐)、許家傑(送水輝)。”與他們同場戲份可免則免了。

    

據報酒精超標三倍,“被捕候查”的陳小姐會被判坐監麼?也許不會,因為沒有傷亡。照無線以往的藝員醉駕案例,可能判社服令一百小時以上、罰款、再學駕駛。如此,拍劇時間安排頗傷腦筋了。珍姐與監製安慰說不會雪藏,照常工作。服刑期間身不由己,如何照常?“我眞係好蠢,累己累人累街坊了。”眞話!

    

醉駕,世界性問題,有些國家高度重視,稱醉駕者為“人民公敵”。一個人的快樂,建築在無數人的痛苦之上,司機昏昏迷迷之時,他駕駛的是一部殺人機器。陳偉琪“做咗好蠢的抉擇”,承諾以後不會再犯。

    

為一人快樂而危害衆人生命,醉駕!該受到嚴斥重罰的。然而,“細龍太”陳偉琪在無線開工時,說出事後才發覺許多人支持及關心她,包括曾勵珍及監製,還收到《愛·回家》的屋企人慰問,大家好保護及支持她,“報道出來很正面”,如此說,涉嫌醉駕的陳偉琪反而變了可憐蟲,而不是“通街玩忽人命”的惡魔?

    

本欄有請正義的藝員該挺身而出,予以嚴肅譴責,引以為誡;公司高層,亦應“紀律跟進”,對醉駕藝員,予以冷藏一段時間;犯罪性質太惡劣了,當然,這些都要等待法庭判決之後。

    

陳偉琪在衆人溫情慰問、高層呵護之下嘻嘻笑:“今回得了奬品:以前,我車載家人,現在,家人車載我。”問世間“懲”是何物?算不算姑息養奸?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