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健豪

 

每逢選舉,僭建物都會成為候選人的障礙物,唐英年前車可鑑;網上資料顯示,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曾被揭發在他的葵青區辦公室發現疑似僭建物,後來已處理;此外,梁耀忠原來早於2011年有前科,根據網上公開資料,當時他的佐敦單位被傳媒揭發天臺有僭建簷篷,後來經屋宇署通知後才拆除。

多年後的單位天臺,面積頗大,難道用來曬太陽?當時報紙報導,拆除僭建物後,天臺空間被用作「瓜田」,被形容「種瓜得瓜」,現在業權是否仍屬梁耀忠則不得而知。

好一句「種瓜得瓜」!街工多年經營的苦心耕作,換來的是煙飛星散,聲稱為勞工爭取權益的街工自2018年鬥內訌,時任街工6名執委和22名成員相繼退出,個別人士亦有以其他政團或獨立人士名義參選今屆區議會,翻查當年紀錄,個別街工前職員聲稱被無理解僱,後來梁耀忠又另聘議員助理,並歡迎他們回巢「做義工」,真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審死官!作為勞工團體,卻被捲入勞資糾紛,頗為尷尬,當時報導有稱老人政治,有稱財政不透明,有稱「一人專政」,有稱「垂簾聽政」,有稱操控慾強。

君子分手不出惡言,更何況是從政者,不是應該是好來好去嗎?再見亦是朋友,畢竟大家都在同一個圈子搵食,這不知道是否叫「種瓜得瓜」呢?

梁耀忠參選葵芳選區,同區候選人還有林映惠和曾子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