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劍輝逝世三十周年,當年靈堂上,有位老叔父對高梁講:“任姐在老倌中前無古人,如果有邊個說任姐壞話的,呢個就係衰人。”

    

任姐好人到不得了,直到現在,有人仍稱任白是“梨園救星”。《帝女花》、《紫釵記》、《再世紅梅記》等等都成“救命草”,不論新秀、耆宿,一聲“落花滿天蔽月光”,票房立即有起色,屢試不爽。

    

“任白”粵劇流派有許多追隨者,還有強勢嫡傳接班人:阿刨、阿嗲、寶珠姐,都被視為嫡傳少林弟子。“雛鳳無論怎樣紅,藝術上永遠都不能超越任白。”當年葉紹德對高梁說的。點解?“這班小朋友養尊處優,捱不得苦;更重要的是,沒有國破家亡的慘痛經歷。試問如何像任白演出角色的愁苦?戲味差好遠。有時,仙姐同佢哋講戲,佢哋都惶惶然難以理解。如要追上師父,都有得救的,多讀中國歷史、多讀書。”

    

年中,仙姐九十壽辰,抒發養生之道:“減少食量,多做運動,希望走的時候不太痛苦。”她和一般老人家不同,每天很晩才睡,喜歡跟年輕人一起、愛閱讀。“投身粵劇,每個人盡自己力量,最緊要多讀書。現在很可惜,沒有很好的戲讓大家欣賞。”仙姐明言也想復出:“可惜至現在,我仍然找不到一個四分一的唐滌生。”

    

粵劇雖古老,但仙姐善於注入現代意念。她到美國參觀了通用電器博覽會後,《遊園驚夢》中上場時就用紗幕掩映營造電影感;看了大球場開幕,《香夭》就以激光打造含樟樹。還有,香港粵劇首度打出唱詞字幕的,是仙鳳鳴,現在已成風氣;還有戲服、佈景,借鑑了越劇的清麗雅艷。

    

任白,標誌着粵劇一個高度,三十年了,徒弟和後進還是靠《帝女花》催谷票房。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