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欣健悼黎小田,憶昔頑皮歲月少年遊,一起打架、一起媾女。相交大半個世紀,對方有甚麼心願未了?“佢本身咁有才華,好多嘢都有,冇乜心願未了。”那麼“另一半”呢?有問過他女朋友的事,但小田低調不說。

    

“六十年代,我們在喇沙讀初中,每天一齊上課、下課、逃學。周末時總會聯群結黨看電影、識女仔、打拳頭交。”陳欣健與黎小田識於兒時:“他雖然個子矮小,但膽識過人,打架永遠站在前面。對手比他高時,他也毫不猶豫跳起來出招。”

    

後來,陳欣健當了警司,黎小田當了樂師。“小田和我,就像飄在空中的肥皀泡,兩人多次輕碰,然後分開。我入主華星唱片時,雖然小田已經離開,然而,他為梅艷芳、張國榮、呂方所創作和監製的金曲與成就,成為我的榜樣和我的動力。”

    

陳欣健又說:“有一段時間,晩上想藉着酒精和音樂來忘掉日間的紛擾,便會到跑馬地那間鋼琴酒吧,窄窄的空間中,欣賞小田的鋼琴和他低沉溫柔的歌聲,還有他帶來的兩位青春歌手衛詩和衛蘭。透過他們一首首的英文金曲,我度過了多少無憂夜晚。”

    

四十三年前,陳欣健找小田寫《問我》,歌詞似乎道出了小田為人強烈的自信。“估不到小田走得那麼快”,身在澳門工作的陳欣健趕及探望彌留的好友。“我在他的耳邊說:‘你要快點好轉,我仲要上你節目,做嘉賓合唱呀,你欠我一次。’人生無常,眞係要珍惜眼前人。”陳欣健赳赳武夫,懷念老友時不勝癡癡——有朝相見,一定會拉實你的手:“小田,你是我這個五十幾年老朋友的偶像,你更是我們香港樂壇的眞英雄!”

    

敬請注意——繼眾多悼文中的音樂教父、伯樂、全能音樂人外,小田又多一個新封號。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