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時事評論
 

    

在剛過去的星期一播出的TVB處境劇《愛 · 回家之開心速遞》那一集,出現一個新角色:由“細細粒”陳嘉佳扮演的電視台監製“瓜姐”,令人不禁聯想到ViuTV《全民造星》監製“花姐”黃慧君。雖然《開心速遞》監製林建祥表示“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不過扮演瓜姐的細細粒卻直認是上網回看花姐的受訪片段,從而揣摩角色。換言之,變相承認角色是模仿花姐。

    

要模仿電視台監製作為藍本,TVB本身就很多監製,何以偏要模仿其他電視台的監製呢?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論名氣與製作節目數量而言,花姐未必及得上TVB的一眾金牌監製如劉家豪、梅小青、徐正康、王心慰、梁材遠及文偉鴻等等,但是花姐的形象卻比各人更為突出。因為TVB的監製大多只在劇集拜神儀式及造型亮相、宣傳及慶功時才會偶爾亮相幕前;而花姐不只是負責幕後工作,還經常在《全民造星》亮相批評(或指導)參賽者,更會夥同ViuTV的藝人拍攝節目及廣告,儼如其中一個主角,令觀眾對她更為熟悉,所以TVB將花姐作為電視台監製的藍本實無可厚非。

    

第二個原因則是TVB一眾金牌監製始終是自己人,雖然劇情或角色上未必會醜化,惟始終是崩口人忌崩口碗,萬一任何一句說話或一個小動作令眾金牌監製覺得被影射的話,整個節目組隨時惹麻煩。所以才會出現“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的解釋,畢竟得失對家比起得失自己人容易處理得多。

    

不論是模仿還是致敬都好,模仿的情況都經常出現,最重要的是拿捏得好,不應將被模仿者的醜態過分誇張,令被模仿者覺得受羞辱。正如當年的《娛樂插班生》,帶來娛樂性的同時又不會激嬲一眾樂壇歌手;反之如《囍趣台》因模仿高層出事而被“雪藏”十一年,便太不值得。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