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俊弘(Fred)與何雁詩共結秦晉,關鍵詞“事先得到阿詩父親批准”,外父政策成功。玉成好事的,是一顆高爾夫球。

    

阿詩六歲開始學高球,已成了“何家三傑”。最叻肯定不是何爸爸,因何雁詩爆料:“媽媽最叻!”何媽媽最近贏了個比賽;八年前,阿詩曾代表香港打亞運,去年在香港女子業餘錦標賽封后,何爸爸希望個女有機會打奧運。

    

何父視阿詩如珠如寶,曾對拍拖兩年的未來女婿鄭俊弘不滿:“因為我唔知佢哋眞定假?到佢哋話係眞拍拖,我就擘大雙眼睇吓:呢個男仔幾好、唔多聲氣、好尊重老人家。”何父以高球論人品:“我見過好多人打波,打得唔好時就忟,呢種人脾性可能麻麻哋。我未見過阿Fred打得唔好會發忟。”阿詩搭訕:“佢哋好多嘢傾,傾得好投契,兩個口水佬。”她更覺得:“爹哋鍾意Fred多過我。將來有小朋友,最理想由爹哋教個孫打波。”

    

何雁詩早年患情緒病,有中學同學到家中陪伴她,何爸爸突然走入房,滿臉淚痕,泣不成聲說:“老竇得你一粒女,眞係好擔心你。”何雁詩頓時驚醒,自己眞係要好起來。何爸爸亦自問是否給這位獨生女兒壓力太大呢?“我哋做父母一定擔心,惟有放低晒所有嘢睇住個女先。梗係望子成龍,希望佢樣樣都出色;叫佢唱歌好啲,搵老師教導;又話你孭住枝香港旗,出去打波,講吓都有壓力。”阿詩承認自少已習慣這種生活模式,因父母傳統家訓:一係唔做,一做要最好。

    

兩年前,阿詩醉酒界刂手,揭發她與阿Fred在西貢同居。無奈父母寵慣了何雁詩,一直讓女兒想怎樣便怎樣。醉酒界刂手後,父母於心不忍,下令阿詩回家,方便睇實女兒。拆散鴛鴦之說,自此時傳開的。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