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時事評論
 

    

做《學是學非》鬼馬搗蛋、當台慶及港姐司儀時大方爾雅,有兩個甜甜酒窩的麥美恩,如何從燈火闌珊處彈出來的呢?明知自己醜,偏向醜中行,亦屬藝術奮鬥一奇招。

    

麥美恩聲大大、似乎巴渣,其實幼承庭訓——有兩個哥哥,年長她十一歲和九歲。她說:“因為是孻女,引人鬧又好、引人望又好,假如被哥哥欺負時大叫媽媽,都會多些人錫,聲音響亮是天生的。兩個哥哥霸住電視機,專看周星馳、占基利、賓史迪拿,全是男人喜劇,我被迫煲晒,無意中吸收了那種喜劇節奏。”

    

八年前,麥美恩大學畢業,去選港姐得第四名,派去當娛樂新聞台主持,幕前幕後的同事給她很多“建設性”批評,彈得最多係“唔夠靚”。麥美恩有自知之明:“我沒有最上鏡面孔,唯有注意化妝,硏究可否減少Baby Fat ,可否在飮食、運動方面令樣子好看一點;還有咬字不正,聽起來很難受。”

    

終遇名師了!資深主持人告訴她:同一篇稿,由不同主持人讀出來,有些吸引、有些不吸引,分別在主持人的性格。於是她努力發掘自己獨特性格。

    

編入《學是學非》節目組,麥美恩認為磨練最大:“比較原有的主持人,論漂亮不及李佳芯,論聰明不及黃心穎;論口才不及梁嘉琪;我只能夠做下把位,扮不同人物,陪襯各位主角。”

    

麥美恩最令觀眾側目的是扮演各種醜角:扮男人、扮包租婆,把聲衰衰:“網民駡我好醜樣,其實,我刻意扮醜樣給觀眾看的。”麥美恩“化醜惹駡”,樂在其中,幕後人員一見受落,亦拍得不亦樂乎。“我明白自己不大上鏡,索性大特寫,扮醜女見觀眾。有導演直接跟我説,你當然不是靠美貌的,但都唔好那麼盡。”

    

有智慧緊要過有美貌,就好像置諸死地而後生,漸漸有人說了:其實麥美恩都唔算差,不要再駡她、笑她了。做遊戲節目主持,竟然贏得“飛躍進步藝人”奬,那時,她僅僅第一次擔任港姐司儀而已。

    (麥美恩芳心自問:二之一)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