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視帝!我要做視后!我要捧獎!狂呼聲中,有位四十歲舞蹈家、已獲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的麥秋成說:“我要入TVB,做路人甲乙丙。”

    

拍《狂舞派》時人人都話唔得,香港根本就無一部成功的跳舞電影;同樣現在入到電視城,仍然有人問:你為何簽無線呀?你本身在演藝界已有個位置,又有自己的生意,為何仍要捱?麥秋成回應說:“每個人選擇的路及看法都不一樣,總之你唔好理我啦,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人處於不同階段,就想作不同嘗試:“我二十歲到三十多歲時都在跳舞,開始接觸不同的拍攝工作,比如MV、電影,但一直未有接觸電視劇。”麥秋成不忘初心,做到老學到老:“其實我原想去做電影助導,我對導演朋友說做甚麼無所謂,即使沒有錢,我都可以。在朋友輾轉介紹下有機會接觸無線,一拍即合。”

    

簽了無線經理人的藝員合約,由演路人甲乙丙的新人階段開始,這位金馬最佳動作設計獎得主泰然面對:“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新嘗試。做幕前,同樣可以接觸好多幕後工作人員,將來也可以由藝員轉做一個導演,亦是一個途徑。”

    

“我曾經當過演員,從劇本到演繹角色,已是另一回事,所以很佩服編劇和導演的本事。”麥秋成為了平生夙願能得償,訂下目標:“四十歲到五十歲,學習以前很想學習的事,入無線是好機會。”

    

“我不覺得自己在跳舞界有甚麼位置,因為仍有好多前輩,所以我沒有太大的包袱。”麥秋成沒有忘記舞蹈,但有時候都需要給一些跳舞新人上位:“做編舞老師,不是做十年就有得升職,隨時只做一年就可以幫人編舞,未入紅館都可以編舞,絕對是別人給我機會及彩數。實際上,香港有許多出色的編舞老師,機會問題而已,我正是幸運的一位。”麥秋成也沒有放棄舞蹈:“跳舞學校暫時有弟弟幫手,我本身主要接洽藝人,正在捧幾位新進排舞老師。”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