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係黑心!”馬海倫直言馮素波:“我覺得你自從老公走咗,愈來愈開心,愈來愈後生……”

    

三年前,老公死時也不傷心。“他有個心願,一定要比我早死。”波姐說:“因為,我有一個好孝順好乖的兒子,又有愛惜我的弟妹,還有很多好朋友,平時節目多多,生活豐富;如果我比老公早死,剩下他一個,會很賤。”一個早上,波姐準備了早餐,給出門去打麻將的老公,傳來一聲“哐啷”,老公中風。

    

侍奉昏迷老公期間,波姐的演唱會即將舉行,無線新劇有四組戲待拍。“我很害怕也很擔心,萬一演唱會舉行時老公去世怎麼辦?萬一拍劇途中他離開怎麼辦?每天心裡都在踩鋼線。我形容那是‘危情八日’,幸好上天待我不薄,剛完成演唱會,又拍完四組戲,老公才停止呼吸;我在最安心情況下,為他準備喪禮。”

    

面對摯愛永別,馮素波沒對外聲張,靜靜為丈夫辦理喪禮,“至親友好來到,我叮嚀他們不要難過,也不需哭哭啼啼,揮揮手和我老公說聲再見就可以。生死是人生必須面對的,老公離開了三年,我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波姐身邊也有失去老伴的好友,多年來依然哀慟,將丈夫骨灰放在家中日思夜念。“她們羨慕我豁達,我勸她們要放手;如果相信人死後去了另一個地方,你不捨得放手,逝去的親友被感情牽絆不忍離開也很痛苦。還有,家人會擔心,朋友會安慰……”

    

波姐生活很好,去年登台探親去了三趟美國,又遊了加拿大,弟弟出資請她旅行東歐。“每次旅行,我都會在心裡和老公說:我們又要飛了,一齊去玩吓啦!去到聖地牙哥、奧地利、布拉格,每到一個城市,我都告訴老公,這裡甚麼好玩,甚麼好吃,會感覺老公在身邊。我不知老公喜不喜歡這些地方,我想去,他應該會陪我吧!”波姐講得生鬼,聽者沒有驚,只有喜。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