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司機一家四口,擠住陰暗地牢,路過青年對着透氣窗射尿。兩個月前看了《上流寄生族》,這鏡頭很難忘。生活在上流環境就上流嗎?住地牢的人總有他的氣味,女管家這句話,呼應經典名句,“每個人身上都有他的階級烙印。”住豪宅豪享受,突然生活在另一個世界,很諧趣。影片笑中刀光血影,別墅有地牢,早住了神秘人。新寄生族與舊寄生族鬥法,引人入勝……

    

第九十二屆奧斯卡開始,“最佳外語片”改名“最佳國際影片”。《上流寄生族》是第一部;也順理成章成為“奧斯卡最佳電影”。一直以來,奧斯卡自以為領導潮流,電影界的太上皇,現在,自願列入國際電影其中一分子。奉俊昊同時捧得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不僅屬於奧斯卡,亦屬於“國際”的……甚麼非英語、甚麼容許亞洲人殺入奧斯卡,首創歷史,等等。

一開眼界,奧斯卡不堅持大美國主義了……請各位高明讀者教我,是否奧斯卡由獨尊“美片”,而自我轉型世界性影展。目前國際影展不下十多二十檔,康城、威尼斯、柏林、金雞百花,各具文化特色。今回大張旗鼓,去英語化,去美國化,走向國際化,奧斯卡企圖盡收天下影視人才而歸一展麼?

    

上帝很不公平,超過十萬個窮人,才有一個富人。電影是大衆娛樂,要賣座,就要為草根階層服務。便溺斑斑的地牢住客,如何妙計進駐國際名設計師的山頂別墅。劇情介紹“攀向上流的捷徑”,太引人入勝了。《上流寄生族》已奪得各地三百六十個提名和奬項才叩門奧斯卡的。全球暫時票房已達一億六千五百萬美元(十三億港元),眞金白銀投的民意票。

    

“我是個怪人,只會跟出色的演員做自己熟悉的電影。《上流寄生族》也不例外。”奉俊昊捧奬時大言炎炎,“這是我個人的電影,不代表韓國。”但,總統文在寅第一時間社交媒體道賀。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