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則變、變則通,香港導演會頒奬禮如常舉行。網上先公佈得奬名單,日後再擇吉舉行實體頒奬禮。一將有二慶,為疫所迫。

    

此頒奬禮不可取消,否則暴殄兩個影圈奇才:第一次擔任導演的黃綺琳,即奪“新晉導演”奬,初試啼聲便一鳴驚人。還有,六十九歲的太保,五十年來都在銀幕上被打到口腫鼻腫,而今年內,可能連膺三個影帝榮銜,“諗得多會壞腦”。太保憑《叔·叔》電影評論學會“稱帝”,現在導演會再“封王”,估計金像奬第三度奪“最佳男演員”獎都有可能。

    

太保擅演歹角,在成家班當台柱期間,銀幕上常被大哥、大哥大打到畸形,現在大笑了。曾獲兩次最佳配角獎的他,打到六十九歲半才退休。點解《叔·叔》導演找了六個演員都拒演?因為戲中有男同志的接吻戲。拍過三百部電影的太保説演這角色没有問題:“但恐怕表達不到一個男同志壓抑了六十年的一旦爆發的激情,是老婆給了我信心。”

    

疫情橫掃下,桂冠撲面而來,年近古稀的太保,講出心裡話:“我跟隨師傅午馬導演入行至今五十年。今年踏上《叔·叔》這個充滿驚喜的電影旅程。總裁與導演的英文都是Director,可見導演對一部戲的重要。謝謝這麼重要的電影人給我最佳男主角獎,令我覺得好榮幸,人生就是這樣奇妙。詩人泰戈爾說:‘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飛過!’我越做越開心,永遠積極樂觀,多謝楊矅愷導演、多謝香港電影導演會、多謝香港及無數位導演,墊高我在電影舞台,多謝大家!”

    

以老戲骨自豪的太保,戲中跟袁富華拍接吻戲絕不感尷尬,只因在這方面有經驗:“第一個跟我Kiss的男人是任達華!”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