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宗娛樂新聞,九十宗有個“疫”字,三、四宗有個“食”字、“色”字,大時代的氣息。驀地,萬疫叢中一個稀罕的“稅”字——歌壇一姐訴苦:“我冇錢交稅!”

    

很敏感的話題!曾記否,前有女星瞞稅,要通緝歸案,人間蒸發三個月之後,明星們爭相表態:稅務一向清楚。

    

菊梓喬說:“見到張稅單啞咗,唔知點算,收入一直不穩定,冇預留錢交稅!你哋唔明嘞,我現在好窮,生活費用同口罩存貨一樣,處於貧窮線。”

    

藝人談稅,其辭總有憾焉,其心實喜之:繳稅越多,證明閣下收入越多也。若讚嘆天皇巨星片酬逾億,他會對娛記“殊”一聲:稅局聽到不得了。藝人娛聞不談稅,講多惹煩,講少又好瘀;除非出現社會新聞:追稅。

    

向明星追稅新聞,現在絕無僅有了。三屆視帝祥仔解密:“藝人稅項好複雜!”宗宗件件太多,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所以,許多藝人自組工作室,安排工作、負責合約斟洽,重中之重條款:戲金淨收;各地法例的甚麼稅務雜項,均由聘方包支,藝人全無責任。“除稅淨收戲金”的方式已普遍採用,利於內地登台的香港藝人,收錢、唱歌、走人,無手尾跟的。

    

菊梓喬貴為“一姐”,大公司力捧對象,交稅五位數字亦籌措惟艱。“我哋歌唱工作係公開表演,現在居家避疫對我哋幾致命。”菊梓喬坦言:“不少歌手藝人受疫情打擊變零收入。我都係零收入,所有工作取消晒、延後晒,冇辦法,唯有慳住使。”嘢可以唔食,稅不可不交,已去信稅務局申請緩繳暫繳。她無奈地説:“睇吓可唔可以舌累到,我已經辦咗手續,如果唔掂,交稅亦好恐怖!”

    

萬疫叢中,不談檢疫談追稅。此姝有靈氣,“五位數字”而已,料想好老闆、好姐妹會送上溫馨友善的關懷。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