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時事評論
 

    

無線“御用得奬癲婆”趙希洛再三狂呼:畀我做個好人啦,演鄰家乖女孩、啞的、盲的都可以,吊威吔都幾好玩。

    

趙希洛在《金宵大廈》演憶子成狂、神經失常的婦人,贏得台慶最佳女配角奬,癲角演技更加肯定了。藝人成功的第一步係入型入格,不過,跟趙希洛同屆參選港姐後入行的黃智雯,已擔正“女一”,趙希洛發聲的時候到了:“要適合我演的角色才會拿捏得好,我最大問題是語言。”

    

趙希洛事業運似乎落後於好友,可能與多年來安於現狀的態度有關——她生長於富裕家庭、澳洲讀商科,從未有生活之憂。“如果用另一種語言,例如英文,我會發揮得較好。”她笑言最有信心演鬼妹仔,希望全劇講英語對白。

    

《終極告白》中,趙希洛演投資銀行經理,讀商科的她演來得心應手,且感觸很深:“銀行經理與藝人能力比較,工作時間一樣長,賺錢卻絕對不一樣。”她認為這個角色很寫實:“香港人普遍渴望有兩個物業,以備年老退休時有保障。”

    

趙希洛慶幸沒有沉重家庭負擔,工作只需養活自己,最大花費便是食物:“有些十五年前的舊衫仍不捨得丢掉,又會執媽咪的舊衫着;一來不想浪費,二來古老又會再時興。拍《金宵大廈》時演草根媽媽,我便揀了一些起了毛頭的舊衫當戲服。”

    

誰個少女不善懷春?《最終告白》劇中的男友因隱瞞犯錯。“現實中,絕不能接受和包容。”趙希洛說:“前男友試過偷偷約會其他女仔,有曖昧關係,被我知道了。以前細個,相信應該給別人機會,但這樣做,其實是給對方重複再犯錯的機會。我有不幸經歷,所以現在不會再給對方機會。兩個人之間信任消失後,好難再在一起。”現在的另一半如何?保密!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