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2019年的反修例之亂,中央終於出手收拾香港亂局。全國人大即將審議「港版國安法」,由北京出手直接制定適用於香港的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公佈實施。消息一出,港股大幅下跌,很多港人覺得如臨大敵,坊間說移民查詢急增。泛民的人就急急說什麼「一國兩制」已死、「香港已死」之類的話。

吳桐山自問信仰辯證法。一個地方、一個社會,不是一個人,不存在死不死。辯證地看待:生即是死、死即是生,是一體的。人體也罷、社會也罷,每天的新陳代謝,都有細胞死、也有細胞生。泛民口中的「已死」,只是部分人、部分團體,另一些人會獲得生機,又怎能說是香港死呢?香港,從來都不應該是鐵板一塊。

我想借用《西遊記》的故事,解釋一下香港的歷史處境,以及「港版國安法」對香港的意義。孫悟空一生做過兩件大事,第一件是由出生、學藝,到齊天大聖是最輝煌的時候。結果就被如來佛祖壓在五行山下500年。第二件就是保護唐僧取西經,成佛。香港開埠一來第一個正果,港英年代的自由港,最大的成果已經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見到了。今天的香港人無論再如何「戀殖」,都回不去。22日上午,有朋友打電話問我:香港是不是玩完了?我說:香港過去的角色是中介,在「去中介化」、「去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老角色早就玩完,是時候拆局、再設局,舊的一局玩完,新的一局才能開始啊。

「港版國安法」猶如一個緊箍咒。記得孫悟空拜唐僧為師後不久,兩人就鬧矛盾,孫悟空本事這麼大,怎肯保唐僧這樣的凡人?於是孫悟空一氣之下就走了。結果觀音菩薩給唐僧一個緊箍咒,教唐僧念咒語,就能控制孫悟空。香港回歸之後,由於過去受英美思想影響太深,被本地和海外反華勢力利用,成為反中仇共之地,不受管束。因此,「港版國安法」就如一個緊箍咒,要控制香港的行為不會超出紅線範圍。

給香港施加緊箍咒是要香港死?錯!這是生路不是死路。觀音菩薩給孫悟空緊箍咒,說明觀音還想用他,還想給他機會,怎能算是死路呢?相反,如果放任孫悟空繼續撒野,最終難逃又被如來佛祖壓在山下,那才叫死路呢!

香港由歐美陣營變為中國陣營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大家睇故事,不能只看小角色不理大背景。看《西遊記》,看到孫悟空和妖魔鬼怪打得很開心,其實整個故事的大背景,真正鬥法的是如來佛祖和玉皇大帝。不要忘記,唐僧取經,是去天竺取回佛經,回到東土大唐傳播宣揚,大背景就是佛教勢力壯大,侵蝕和搶奪道教的勢力,猶如現在的中國崛起、美國阻擋。孫悟空前半生是與道家的神仙打交道,還大鬧天宮,如來佛祖制服他以後,500年後又安排唐僧去把孫悟空救出來,從那天起,孫悟空成了佛教的人了。也就是從唐僧出發取西經那年開始,天庭的眾多仙童、坐騎,都紛紛「不小心」地被放下凡間成了妖怪,正好都在唐僧取經的路上。這是道教神仙設的障礙,他們都知道,唐僧去取經回來,在大唐宣揚佛教,搶了他們的地盤,所以要阻擋他。所有的故事,都是神仙在背後布的局。唐僧、孫悟空、妖魔鬼怪都是小角色。

香港上世紀的輝煌,就好像齊天大聖的故事,俱往矣。中國看到香港的不服管教,看到「去全球化」的大趨勢,深知老角色必須改變。今天給香港帶上緊箍咒,是賦予香港新角色的開始,這是生路不是死路。當然,前路有很多磨難,但孫悟空最終取得真經,成了佛,緊箍咒也不見了。給香港戴上這個緊箍咒,就是要香港由歐美反華陣營,轉變為中國陣營,就像強迫孫悟空由道家陣型轉變為佛家陣型一樣。開始的時候會不適應,但如果能在中國崛起成為世界強國的路上發揮重大作用,最終也必能修成正果。到香港人都以中國人居之,這緊箍咒有等於無。

話說回來,中國要與美國爭霸之路,恐怕也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香港某些人、台灣這些美國鷹犬,只是取經之路的第一步,如果連這兩道檻都跨不過,還怎麼打怪升級呢?

 

學研社成員    時事評論員    吳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