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呀余,我個老竇又係姓呀呀余……”這馬腔粵曲,曾成為無線劇集的歌曲,男唱女唱,諧趣悅耳……當年《輪流傳》腰斬半個月後,開拍《執到寶》。高層問澳門鬼才甘國亮有何要求?“要劉克宣!”鬼才意念唔同人品,此乃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也。

    

劉克宣當年演無線劇集,仿如五台山七級地震。他的兒子劉志榮,乃麗的當家小生,大紅大紫。兩台正鬥到你死我亡,要人家老父“助敵”?有擦鞋仔造謠其子有裡通外敵之嫌。甘國亮回憶當年一段忠孝雙全的父子情:“傳統老人家可能會犧牲自己,但冇嘢好得過竟然係個仔思路清晰,反勸老竇:你去馬啦,不要以兒子為念。本來老竇不去,驚拖累兒子;兒子卻覺得別因為自己令爸爸失去大好機會。”

    

一個講智慧老人居所鬧鬼的故事,意念刹那一閃便開戲了。甘先生向“安撫大臣”劉天賜要編劇,一個是《少年十五二十時》的林奕華;另一個是在《輪流傳》做助導的王家衛。當年王家衛本要下山,剛巧有家事,要挑起養家重責,沒有走;他在《輪流傳》中跟杜琪峰的,《輪流傳》沒有了,派他去其他劇組。

    

這部鬼劇鼻祖,沒有行雷閃電的鬼上身。劉克宣負責搭通人鬼天地線,“傳聞做火燭鬼(消防員)這行,經常遇到靈異事。”甘先生執到的寶,只是道聽塗說,“有些在火場未能救活的人,日後在街上竟又重遇,到底是心理作崇,抑或見慣生死呢?消防員碰上這樣的事,比較入信。”甘國亮編的鬼古,其實心裡有鬼。“老人家鬧鬼,根本就係喜歡一家人住在一起,一世不要搬出去。”

    

拍劇小休,宣叔坐在劇中自己的房,大叫辛苦,暈得好緊要。甘先生替他搽藥油按摩,“心想,宣叔有事怎麼辦?經常有些演員説要死在舞台。嘩,原來我找了個一把年紀,隨時有事的前輩來,日以繼夜去拍,萬一……”宣叔突然吐出一句“冇事”,全廠立即亮起燈來。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