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會議將審議有關訂立俗稱「港區國安法」的決定草案,前港督彭定康及英國前外相聶偉敬(Malcolm Rifkind)23日發起聯署聲明,指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其實,《中英聯合聲明》已經體現在香港的《基本法》,這次人大的決定草案,依照中國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相關規定而做出,又何來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之說呢?反而,彭定康對香港事務不恰當地干預,才是真正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

《中英聯合聲明》於1984年12月19日簽署,在這份外交文件中,中國政府聲明,收回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以下稱香港)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中國政府決定於1997年7月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英國政府則聲明,於1997年7月1日將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依照這兩項聲明,中國在香港這一塊自己的領土上行使主權,全國人大依照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審議有關訂立「港區國安法」的決定草案,完全合法合理,英國為甚麼還要作出干預呢?彭定康早已經不是香港的港督,他又有甚麼資格,用甚麼樣的身份來干預香港的事務呢?因此,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是彭定康,而非中國政府。

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中國政府就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作出聲明,這些列入《中英聯合聲明》的條文,都已經全部落實,聲明第三條(一)寫明,根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1990年4月4日全國人大通過了香港《基本法》,1997月7月1日,基本法正式實施。

在《中英聯合聲明》中的所有條文,其實都已透過《基本法》,以法律的形式得到落實。香港回歸23年來,「一國兩制」的成功得到全世界的稱讚,包括英國政府在內,過去23年來,也曾多次表明對「一國兩制」的認同,這也反映出英國政府已經確認《中英聯合聲明》得到落實。

回到這次全國人大的決定草案,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22日在人大會議上就草案作出的說明時,明確指出,人大是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和第六十二條第二項、第十四項、第十六項的規定,以及香港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充分考慮維護國家安全的現實需要和香港特區的具體情況的決定。這說明,這次決定草案完全合憲合法,與憲法和基本法的相關規定一致。

《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二)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這次人大的決定草案,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港區國安法」,並且明確全國人大常委會相關法律的任務是,切實防範、制止和懲治發生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的任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這幾方面在許多國家都被歸入國防、外交範疇。人大常委會獲授權後所立的「港區國安法」,將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由特區政府公布實施,這與基本法的相關規定是相符合的。

全國人大並明確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仍然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和立法義務,應當盡早完成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立法。這說明人大的決定草案,並沒有改變基本法的規定,也並非像某些人所說的那樣,是代香港立法,而是從國家層面完善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制和機制,又何來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之說呢?

彭定康等人對中國人大的決定草案提出質疑,那麼他們是否也去審視一下英國自己是如何處置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干預英國內政的行為?為何要對中國立「港區國安法」橫加干預?彭定康對香港的無禮干預,才是真正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