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時事評論
 

 

全國人大就香港訂立國安法,雖然予人撥開雲霧見青天之感,但不要以為就此萬事大吉,如剛剛過去的週末在銅鑼灣就再次發生了大規模暴亂,可見美英絕不會乖乖就範,他們在香港的爪牙也不會就此偃旗息鼓。在國安法正式實施後,明目張膽地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行雖然會大幅減少,但香港反華反共的傳統深入骨髓,暗中破壞的行徑並不會停止。因此,香港要實現長治久安,立國安法只是第一步,待其初步穩定香港的局勢後,還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措施,將來之不易的安定局面夯實,為發展經濟、促進民生保駕護航,最終達致人心回歸的結果。

香港人的構成主要是來自內地的政治難民和經濟難民以及其後裔,因此就不難理解為何反共反華如此有市場,即使在國安法實施後有所收斂,也不會輕易改變其原有的政治立場。中共在建國後發動了無數場清洗敵對勢力的政治運動,持續近30年直到文革結束為止,也無法將國內的政治環境徹底淨化乾淨,更遑論香港這種整體上偏黃的地方,一條法令的影響力還是比較有限的。同時,香港已經成為中美角力的前沿陣地,美英絕不會輕易就此認輸離場,即使國安法實施後,香港依然會是中國最開放的地區,境外敵對勢力還是會在香港伺機而動。

所以,在國安法正式落地後,只是香港重生的第一步,未來還有無數工作要做,首先就是基本法23條立法還要繼續推進。事實上,國安法的涵蓋範圍並沒有完全囊括23條,包括叛國、煽動叛亂、外國政治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竊取國家機密、以及本地政治團體與外國政治組織聯繫等五項,均沒有被納入國安法之內。因此,只有國安法並不足夠,但如果沒有,23條立法又無從入手,而且這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必須完成。不過,未來即便有了23條,依然不見得就可以做到滴水不漏,美國涉及國家安全的法例便數不勝數,香港也需不斷完善。

在有了完善的法律保障之後,便是確保能够做到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香港其實本來就有關於非法集會、暴動等法律條例,但很多法律長期都處於備而不用的狀態,即使成功入罪,也不過是「重判」120小時社會服務令,以至於一直以來都處於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其根本原因就是司法體系中充斥內鬼,很多法官、律師、檢察官、感化官和涉及法庭日常司法工作的人員,甚至律政司內部,放眼望去盡是港英餘孽。因此,未來對於司法體系的人事改革也必不可少,包括大學的法律教育,這一領域長期在對家掌握之中,所教學生天然就黃。

但依靠嚴刑峻法只能治標,想要治本還是要靠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最終實現人心回歸,令港人自覺維護國家安全。香港政府也明白這一點並一直在努力,但由於政治環境太惡劣,內部又充斥著港英餘孽,以至於經濟民生工作都不見成效。現在有了國安法的護航,港府開展工作的阻力會小得多,但也不是毫無隱憂,畢竟港府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在回歸之初局勢不是太糟糕的時候,施政也是一錯再錯,經濟民生一塌糊塗,這才給了別人可乘之機。如果將來港府施政還是乏善可陳的話,也許中央真的需要考慮是否還要堅持現有的治港架構了。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