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戴慶成

 

香港“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梁頌恒及游蕙禎的辱華宣誓風波,一發不可收拾。最新消息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昨天已把釋法列入會議議程,預料下周一就會公佈阻止港獨派進入香港議會的具體釋法細節,意圖一錘定音,為這場“港獨之戰”畫上句號。

 

回顧過去大半個月,這一場宣誓風波可謂好戲連場,日日高潮迭起。這邊廂,建制陣營不斷製造流會阻止梁游宣誓成為議員;另一邊廂,二人則不斷出招企圖闖入會議廳再次宣誓。兩方人馬你來我往地持續過招,比一般電視劇還要好看,以致一些平日甚少聯絡的海外及中國大陸朋友近來都主動詢問筆者有關爭議。當中最多人八卦的問題是:香港人在事件中到底是站在哪一邊?似乎認定了港人一定會壁壘分明。

 

記得早前的一個晚上,筆者在餐廳吃完飯,準備做德士回家。在德士站候車時,排在最前頭的是個大陸女人,第二位是香港女人,筆者排在第三位。由於人多車少,德士站很快出現長龍。

 

過了大約10分鐘,終於有德士駛來,而且一來就是兩輛。等車的人都松了一口氣,覺得可以加快上車。豈料這個時候,排首位的大陸女子突然向馬路邊的店鋪揮一揮手,一下子就沖出五個拖著行李箱的女人,先後坐上了兩輛德士。

 

這名大陸女子的行為頓時引起全場嘩然,尤其是站在隊伍第二位的港女,情緒更加激動,指著大陸女人破口大罵:“你們這些死蝗蟲,為何不守規矩?為何當年坦克車不弄死你們?”用詞之惡毒,令途人側目,也令筆者至今仍然記憶猶深。

 

該名自知理虧的大陸女子聽了,忍不住反駁幾句,就匆匆忙忙和朋友上車離去。包括筆者在內的候車港人,期間只是默默地旁觀,沒有人開腔幫哪一方。

 

近來的宣誓風波不由令筆者再次想起上述情景。可以說,大部分港人對這次宣誓事件的態度,和當時圍觀陸港女子對罵的港人的心態,其實都是大同小異的。

 

梁頌恒和游蕙禎在就任宣誓儀式上,口稱“支那”、出言“Fxxxing”,以一種極其狂妄、輕佻的態度辱華,其行為與表現只能用幼稚形容,這不但讓建制派大加鞭撻,就連泛民人士也一樣對兩人嚴加譴責。

 

原因很簡單:沒有人可以強迫梁頌恒和游蕙禎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但二人也沒有必要粗言侮辱其他中國人。這本來就是簡單不過的道理,可二人似乎狂妄沖昏了腦袋、“玩嘢”玩出火,直接踩上了普世價值的“紅線”,之後又砌辭狡辯。就像那個霸佔德士的大陸女人,明顯理虧,根本就沒有人願意站在他們一邊。

 

但香港社會在炮轟二人不爭氣的同時,也不等於就是認同中央政府之後的釋法行動。大部分港人都對人大釋法沒有太大好感,認為最好還是讓香港高等法院自行處理。因為如果人大說了就算,那香港就好像沒有了什麼決定權。

 

之前香港有過四次釋法,但這次人大釋法跟過往很不一樣, 並非案件訴訟至香港終院時引發的釋法,而是中國大陸政府主動釋法。此例一開,意味著日後大陸可以隨時隨意對香港事務釋法, 無形中出現了法治上的“一國一制”,禍害無窮。所以很多港人對人大釋法(就像那位反應過激的港女)都不以為然,甚至不滿。

 

可惜過去一個星期,宣誓事件愈鬧愈大。親北京和香港本土派間的角力已墮入惡性循環,愈來愈不理性,使得中間溫和的港人大感無奈。所以每當身邊朋友問起港人怎麼看這件事時,筆者的回答就是:大部分港人現在都在無奈地吃花生等看人大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