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全球是不用多說的事,但影響到底有多大可能要到疫情完結後才能統計。娛樂圈算是首當其衝受影響最大之一的說法未必冇譜,不然的話演藝人協會抗疫基金也不用向合資格申請者發放九千元的補助。畢竟在疫情面前,娛樂並不是最重要的事,再加上有限聚令的出現,即使不怕惡菌侵襲也怕因此犯法,所以冇工開及吊起砂煲幾乎成為所有演藝界業者近半年來最常講的話題。

    

藝人Kawaii前日出席活動時提到,由去年七月至今只接了兩個商場主持工作,她更因經濟問題出現精神緊張手震失眠。當然類似的情況並不只是發生在Kawaii一人身上,絕大部分的同業都有類似情況,所不同的是其他人會臨時轉行搵食維生,專責主持工作的Kawaii未必是不肯放下身段,只是她一向擅長口才,即使想擔想抬都乏力,難搵臨時工。

    

黃秋生及林嘉欣主演的電影《死因無可疑》前日發佈小型祝捷宴的照片,新聞稿中提到該片上畫四日、力壓同期上畫的中外電影收逾三百萬元的票房。唉,四天收三百萬元的票房曾幾何時是個令人惋惜的成績,但如今卻已是值得高興的戰果,能不諷刺嗎?

且看去年的賀歲片《廉政風雲 · 煙幕》,在港上畫的首天已達三百九十七點四萬票房,比《死因無可疑》四日票房的總數還要高,再者僅只是黃秋生與林嘉欣的酬金亦遠遠不止三百萬,換言之電影選擇在這檔期上映,根本就是蝕住上畫。當然,電影公司可以選擇疫情更為放緩甚至穩定情況下才上畫,惟更想在艱難時刻為大眾盡早提供娛樂,所以才願蝕住安排上畫,業界的困難由此也可見一斑。

    

《死因無可疑》雖是有口皆碑之作,奈何現今戲院仍受入座率限制,再加上不少人對疫情依然有戒心,根本不想因為看戲解悶而冒可能染疫的風險……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