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靜在內地節目大曬幸福時,無端扯梅艷芳落水,直指她不似自己“先完成愛再完成自我價值”,所以,“她一輩子都在尋找愛,連她最後已經瘦成那樣,她在台上都要穿着婚紗,人生不能倒過來。”事件引爆之後,一班梅迷自然不值伊能靜這番話,甚至連許多非梅迷的人也痛打落水狗,認為她低貶女性的價值。

    

伊能靜的言論無疑是“屎坑點燈”。也許說梅艷芳“很慘”不算是錯,因為家人的關係,令她自小就要登台賣唱,沒有一個幸福的童年;至於說阿梅一輩子都在尋找愛亦不假,因為她真的經歷遇人不淑及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等情況。

但這一切都不是阿梅的錯,但偏偏伊能靜卻將阿梅的不幸作為烘托她個人幸福的基石。這種在別人傷口灑鹽的行為,既不尊重往生者,更甚的可能是想對全球不婚或未婚的人開火;不然的話,很難明白她為甚麼不能管好自己的腦及嘴巴。

    

即使要闡述幸福,也不應拖別人下水。畢竟每個人的際遇都不盡相同,正如伊能靜的兒子愛易服,難道大眾又可以藉此話題說伊能靜很慘了嗎?事實上是沒有人如此盲目攻擊,因為大家都明白性取向或性癖好是很個人的事,只要沒有妨礙或滋擾別人,任何的性取向或性癖好都應該被尊重。

    

幸福的定義人人不同,也許對伊能靜而言,能有另一半疼惜就是幸福;若真如此計算的話,伊能靜無疑是比梅艷芳得到更多的幸福。既然如此,只能衷心祝願伊能靜往後有無數的幸福。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