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牽扯女人的新聞,古天樂即聞風疾走,避之則吉。但最近有網民揭發,古仔與一位“老公主”結緣幾十年,至今仍保持“線上聯繫”。

    

馮素波親自娓娓道來——某年寒夜,《神鵰俠侶》山野拍外景。馮素姐瑟縮帳幕角落,男主角古天樂搬來一張椅:“波姐,抖吓啦。”繼而又送來羽絨大衣,“瞌着眼,好易凍親口架。”馮素波不是喜,而係驚:“我要埋位啦!”但人已遠去了。波姐“最難消受古仔恩”,藏於心底,無人知曉。

    

拍《美味天王》期間,馮素波收工後等廠車,嘎然一輛靚車停下:“我載你返屋企!”古天樂做司機。“咦,好大陣皮氣,”馮素波直腸直肚:“新車呀?”古仔報喜:“有老闆支持我拍電影,就快離開無線啦。”馮素波話:“有冇搞錯,你拍劇只有幾套,學人去做導演?要小心呀,勤力啲呀。”“我知嘞!”古天樂欣然受落,馮素波恃老賣老:“初初搵到錢,咁快買新車,後生仔,以後要慳啲使。”又係“我知道嘞!”

    

新車相逢,一番由衷勸勉;轉眼十八年後,馮素波突然收到一位監製電話,邀演《五個小孩的校長》,遠遠見古天樂一面,但沒有交談,人稱他“古老闆”。一片無話,首映禮接監製電話:“有票留給你,入場時去取。”人太擠迫,舉步唯艱,見古天樂招手;那邊有人維持秩序,道路通暢,瞬即入了場;看完戲出來,大件事!手機有十幾個短訊,觀影時關機,散場後才看到。

    

古天樂大興問罪之師:波姐,點解唔同我哋一齊行紅氈?點解唔一齊開記者會?馮素波回説:“我只接到通知叫取票入場睇戲!”古天樂留言:“有問題直接找我,你已經有了我的電話。”

    

慶功宴再見面時,古天樂被人群包圍,有叫“古老闆”,有叫“古先生”,亦有叫“古仔”。馮素波直問:“點稱呼你呀?”“波姐,你一向叫古仔,就叫古仔啦!老闆、先生,班友玩我之嘛。”古仔仍是古仔。還有與古仔聯絡嗎?“經常有,係在古仔間公司,尤其託買演唱會飛,好掂!”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