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巢藝員大數TVB的不是,似乎已經成為慣例。這些人大多有個共通點,就是以非一二線的藝員居多;例如艾威或剛離巢的林師傑,只有黃日華算是例外。

    

原因不難明白,因為能成為一二線的,都是真正體驗過TVB的入屋收視率威力,而且也難保日後會有再合作,所以佘詩曼及胡杏兒等級數的,縱然完約都不曾口出惡言。

    

已離開TVB三年的陳潔玲,目前為ViuTV新節目《索女人妻ichi烹》擔任主持,在接受傳媒專訪時,直指世上沒有哪份工比做TVB更辛苦。

    

原來她在八年前選港姐,其後進入十強,再之後入讀藝員訓練班;其時雖有幕前演出,但收入只是當時的最低工資廿八元一小時。之後她簽約成為全職藝員,因為是新人,騷價自然較低;惟她亦不介意多接不同的工作當作學習,所以也曾月入兩三萬,但直言是辛苦錢。與此同時,因為是新人,導演或監製都會將她當作“妹仔”般使,有次更要為一名藝員撐傘……所以當合約完結後,她便決心離巢。

   

陳潔玲所提到的例子有別於其他離巢藝員的投訴,起碼不再只是“為甚麼上位不是我”或“我爸為甚麼不是李嘉誠”的反智問題。如果真係認為TVB只付出當時的最低工資廿八元是一種侮辱,大可以選擇不接受這工作。而且她提及月入兩三萬元,肯定不可能是廿八元最低工資的同一時間;因為若以廿八元計算的話,必須近三十天不眠不休才有兩萬元收入。

至於為其他藝員撐傘,雖然確實是超出藝員甚至咖喱啡的工作範疇,但這未尚不是可以認識已上位藝員的一條捷徑;如果事事都如此計較,其實不論甚麼時薪或甚麼崗位,也難以做得開心。

    

再者,就算再力數TVB的不是,但它是香港電視業龍頭位置的事實依然不會改變、視民仍然會繼續追看它的劇集。哪怕再多人盡訴在TVB工作的艱澀與恨意,也不能改變現實,反而只會令自己少了一條後路。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