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世界之王”、史上最賣座電影《阿凡達》掌舵人的占士金馬倫,先後兩次被同業吿上法庭,指《阿凡達》是抄襲作品。

    

“眞悲哀!”占士金馬倫説:“每逢有賣座電影出現,就有些人為了賺快錢,宣稱電影是他們原創的。”

    

第一個吿上法庭、指金馬倫《阿凡達》“抄襲”的原訴人M,自稱曾於一九九一年向金馬倫提議類似《阿凡達》的概念。但法庭裁定,金馬倫早於見此人前,便有《阿》的故事構思。

    

控吿金馬倫抄襲的第二位原訴人R,他説於二〇一一年在金馬倫公司工作了兩年,開發了一部電影,就是《阿凡達》的原型。不被法官接納後,R又指原判法官的丈夫曾在霍士公司工作,所以要求換法官,案件擾攘多時。

    

名利所在,如水就下。尤其在荷里活,每逢有大片賣座,就有人撲出來大叫抄襲。但未必個個為了搵快錢,有一種人是真正的原作者。香港有些編劇暗中慨嘆:交了劇本卻不被錄用;不久後看到有上畫的電影,內容差不多,但片名和編劇不同了;又有編劇悲鳴慘被“強姦”:劇本任由蹂躪,變得面目全非。

於是,香港許多編劇都成了導演,這是另一個話題。有良心的監製當被指抄襲,多向原作者作出賠償,息事寧人,避免醜聞搞大。

    

第二種是患有敏感症的人,自己有一個意念或劇本,發現同業正在開發同類型片種,就按捺不住向有關公司發律師信。世上每多“英雄所見略同”,弄清楚來龍去脈之後,不打不相識,道歉告終,説不定還做了朋友。

    

第三種自稱“原作者”,疑患有妄想症,無緣無故、没有任何理據,跑上電影公司“索回編劇費”。相對没有那麼嚴重的,到處自詡某大片是他的意念,還會作曲折奇情故事,言之鑿鑿指出“偷橋”慨念和過程。對於這類人,莫奈他何,唯有暗駡一句:神經。

    (冷僻娛聞話監製 · 五之四)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