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男人早放工為兒女“講故事”,遲放工男人為妻子“作故事”,到處都有編劇家。電影!收錢看故事,如何推銷呢?監製介紹範例:一個山野推銷員。

    

新西蘭鹿場招待遊客第一句:“大家鄉里(香港人),唔買鹿茸唔緊要,難得見到自己人,傾吓偈。”大家頓時輕鬆,“我到新西蘭二十年了,從事鹿茸業,住宅在荒野,地方大房間多,有時太太發脾氣,拿了枕頭到另一間房過夜,都要花不少時間找她回來。”

    

閒話家常也有笑話:“這裡沒有人跳樓,因為多是平房,跳樓死不了。最好就是當地人生活平淡樸素,名牌沒人懂,不必追求奢侈品,生活悠閒,節奏緩慢。若原居民到香港,見港人走路情況,會以為有大災難。這裡不用拼搏,大家都好輕鬆,動物都蠢過人。”無厘頭笑話,遊客與推銷員關係拉近,他鄉遇故知似的,殺入正題。

    

“鹿茸,鹿角在生長期間尙未角化的階段,角化了就失去了藥性。許多人只知道雄鹿才有角,不知鹿角每年都會脫落然後再長。”監製也佩服,如把推銷員的表現,當作一場戲來評價,可説是結構嚴謹且節奏明快,表演風趣幽默之外,更加上關於產品知識。最厲害一招,還暗諷對手,推銷員舉起一包未開封的別地鹿茸:“都是豬皮和植物膠,所以,不少地方都向我們取貨,將來一定漲價的。”没有硬銷,觀衆按捺不住先買為快了。“唔買唔緊要,最重要係知道乜嘢係正貨。”有人不自主地買了一包,幾年都未拆封。

    

推銷術就是這麼一回事,有時跟產品可以沒關係,只要動聽。電影,也是“賣橋”行業,但求一笑。

    

電影數碼化,不用計較菲林代價。變相鼓勵一些導演不停創作,成了新風尙。這種方法拍成的電影,編劇家嘔心瀝血的原創劇本隨時隨地被導演撕得雞零狗碎。數碼化電影也出現了意料不到的貢獻的,包括正面和負面。

    

(冷僻娛聞話監製 · 五之五)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