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中,對着江嘉敏這條艷屍,陳豪臉部大特寫:額上血管都會演戲,賁張欲爆,雙眼冒煙,又一次視帝級演技。但恐怕要歸功江嘉敏,她演大哥遺孤,不能死的,衆兄弟都要保護她,否則不夠義氣了。《殺手》的靈魂,打打殺殺係因為重情重義。陳豪面部的血淚在燃燒,此仇不報非兄弟的表情,成了《殺手》的招牌。

    

江嘉敏演流落台灣的小女孩,為尋父親,飄泊江湖,由乖乖女變壞女孩,吸毒酗酒、遭禁錮殘虐……此乃演員的幸運,演技有機會大發揮了。可惜,江嘉敏“色相自珍”,演癮君子也要靚,沒有黑眼圈,沒有口水鼻水迸流;竟然死都要靚,被禁錮殘虐,但沒有披頭散髪的掙扎痕跡,臉部白滑也沒有血漬污痕,死姿如海棠春睡。陳豪能有“崩潰感受”?見記者時,他不知可有例牌謙虛:“對手帶得好啫。”

    

雷聲大雨點小,是藝員一種風格。江嘉敏也算新聞女郎,被傳收五十萬元介紹姐妹上“船P”結識富二代,事件成了海上羅生門。口水多過浪,聊博一粲,不了了之。

    

“我有功夫底子的”,江嘉敏抱怨在《殺手》中沒有武打動作,“我想學柔道,不料報錯名,學了跆拳道。媽媽怕我辛苦,後來沒有學了。無所謂,因為我想揸槍,好有型,我向導演提出,卻指我嬌嬌女,揸刀啦。”

    

江嘉敏自言段段娛聞段段甘。她拍《兄弟》時跟王浩信傳緋聞,想退出娛樂圈;壓力爆煲時更萌輕生念頭,打算跳海或跳樓,幸監製和好友安慰,最後打消念頭。“之後,不看娛樂新聞。我本身不夠聰明,再看會對腦部發展非常不好;繼續睇娛樂新聞繼續不開心,我會黐線。”憑這段話,懷疑江嘉敏黐線了——藝人,台上台下都是做戲,娛樂別人為專業。有黐線藝人,自然有黐線娛樂新聞。如果本末倒置,眞黐線了。

    

“偷食男友的男友”、“介紹船P”的重口味娛聞不輟,“信我的人就會信我,唔鍾意我的人,本身就唔鍾意我,所以,我覺得無所謂。”本欄嚴厲譴責江嘉敏,“看娛樂新聞會黐線”的言論,必須收回!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