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電台累積至今,已先後七人確診,有員工投訴透明度不足,新城從不曾正式公佈確診者名單,自然亦無從得知誰是密切接觸者,所以根本無法斬斷傳播鏈。

    

回望新城“群組”時序,由施匡翹中招後進行第一次辦公室噴霧清潔消毒,到之後高層程凱欣中招又進行第二次消毒,兩次消毒相差僅為六天。的確,第一次需要消毒可以說是意外,畢竟誰也估不到施匡翹中招,情況是可以理解的;而第二次需要再消毒則顯然是疏忽,畢竟電台已受感染,即使曾經進行過消毒,但消毒的也僅只是器材與地方,員工則有流動性與潛伏期,在全台員工檢測報告發出之前,理應減低電台使用率,改用其他方法維持最基本服務。

    

至於新城員工所投訴的根本就是硬道理,雖然明白患者有私隱權,但不公佈確診者名單的話,又有誰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經跟確診者接觸過呢?所以與其派發防疫包,倒不如加強機制的透明度,在私隱與公佈患者名單中尋找一個平衡點。

即使不公開名字,也應清楚講出是哪個部門哪個職級工種,好讓其他人有心理準備;事實上,除非是施匡翹及程凱欣等的公眾人物,也許才會介意名字被公開外,其他確診者名字在內部員工間被公開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反正被同事知悉確診也只是遲早的事。

    

在惡菌肆虐下,相信不少人會覺得中招只是遲早的事;但若能避開確診者及密切接觸者,再加上做足衛生安全措施,在保障上應該可以大大提高。新城不妨參考TVB添置一部智能測溫消毒通道裝置,放在新城的入口,這應該能讓員工加強抗疫信心。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