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政府近日在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法案中,追加要求部分條文參選人須簽署聲明書,聲明要擁護《基本法》以及效忠特區,若拒絕聲明,或事實證明不擁護,則會被剝奪被選資格,有關做法在社會引起不少爭議。然而,在澳門這個和諧溫順得如同小綿羊一般的社會裡,這無疑是澳門政府「跟車太貼」,引火上身,多此一舉的做法。這難免讓人質疑政府有消滅社會一切反對聲音的企圖,最終只會點燃起公眾的更大怒火。

現時政府說要「未雨綢繆」,不禁讓人質疑澳門政府想以香港為榜樣,為自己施政的失敗找個可以推卸的對象。澳門從來都沒有所謂的「澳獨思潮」,既沒有市場,亦沒有土壤,反而是那些日夜都在聲稱要慎防「澳獨」的人,不斷在帶起有關討論,令人不勝其煩,再加對政府無能腐敗的不滿,地區性的民怨亦會蔓延到對中央的不滿。

不少澳門人仍然天真地希望中央來澳打貪就可見一斑。澳門長期不整治貪腐問題,難免讓人質疑是中央縱容澳門既得利益集團任意妄為。因此,原本只是民生事,漸漸會政治化起來,因為民生問題不解決,最終總會將矛頭指向政治問題。原本乏人問津的議題,亦不得不加入社會討論。

澳門和香港不同,所謂危害特區及國家安全的罪行,早就有《刑法典》及《維護國家安全法》處理,而且是指明要是公然和直接煽動他人以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才可判定有罪。但政府今次新增的條文,完全是「以言入罪」,而「擁護」和「效忠」的定義模糊不清,由政府委任的選管會掌握一切生殺大權,這是明顯的行政干預立法,實行言論審查篩選民意代表的粗暴做法,有違基本法保障澳門居民享有言論自由的權利。

特區政府近年的立法工作越來越趨向「街市化」,如同街市「買棵菜搭條蔥」一樣。法案交到立法會審議後,總會「順便」新增一些極具爭議的條文,例如離保法案建議「離任補償」加碼,特首更要享有刑事豁免權;動物保護法無端白事要加強監管狗隻和狗主,又要加入二十三公斤狗隻強制帶口罩等等,原本一項市民支持的法案,最終變成天怒人怨的惡法。

今次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法案亦是一樣,原本政府經過一大輪的公眾諮詢,雖然最終結果不盡人意,社會強烈要求的不改,例如加強間選制度的公平性,以及增加民主成份,更有效力地打擊賄選等等,只是小修小補,聊勝於無,反正市民本來對「垃圾會」不抱期待,法案要過就過罷了。然而,今次卻又新增極具爭議的條文,而且全無民意基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霸王硬上弓,盡顯行政霸道。

這到底算是將公眾諮詢當作什麼?浪費公帑,但不得不做大龍鳳?當熱心社會事務的市民是傻仔地愚弄?這樣只會令公眾對政府越發不滿,凡事用陰謀論去看待政府的一切舉動。總之每次有諮詢,政府總是將最具爭議的部分藏起,待立法會一般性通過法案後,在細則性審議時再追加有關條文,最後立法會「互相配合」下高票通過法案。

再者,政府平時的立法程序慢如蝸牛,很多與民生相關的法案總是遲遲未能出台,但今次新增的條文快如閃電,人大釋法未夠一個月,就可以立即推出新法案文本,政府行政效率如此高效簡直是破紀錄。既然,立法工作可以如此高效,那些遲不出台的法案是政府故意拖延嗎?到底政府的存在目的就是要為難市民,令市民生活難過?那麽崔特首口中所講的「幸福家園」,是否令人感到難受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