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歷史上一個重要年份,叫一九九七。香港的九七過了快廿年,跟九七有關的歌還在傳唱,比如「皇后大道東」。香港未來又有一個重要年份,慢慢會熱起來,那年份叫二○四七(五十年不變)。

 


香港特首梁振英近日接受一份大陸報紙訪問,特別強調香港一國兩制目前行之有效,不擔心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會在二○四七年後有所改變,也反對有香港年輕人提出討論香港二次前途問題。


香港的二○四七,是個什麼年份?一九九七加上五十,等於二○四七。一九九七香港主權移交,當時香港人怕得要死,鄧小平講了個「五十年不變」,後來被當作給香港人的政治承諾。


在香港漫長的過渡期中,看一九九七是迫近,看二○四七是遙遠。但不知不覺,香港的一九九七明年就是廿年,二○四七的腳步,突然間響了起來。


被二○四七驚醒,是因近年「中港衝突」續現,更因「占領中環」運動失敗和政改腰斬。這些衝突和運動,是中港皆敗,因為香港本土主義冒起,港獨由做夢囈變成政治。「五十年不變」等於五十年後可變,二○四七就此份量陡增。


香港的二○四七可變或可大變,威脅是春江水暖鴨先知。香港地產和媒體跨界老闆施永青,特別認真提出二○四七問題,希望港府以土地批租跨二○四七來做文章、穩人心。


那是因為,香港現行土地批租系統源自英國,出自率土之濱莫非王土概念,所以香港地價,其實只是承租權代價,業主沒有永久業權。二○四七一到,只要鬧港獨,中國和氣點可叫你補地價,惡一點可收走所有土地。


特首梁振英倒是給了個喜訊,說最近香港地政總署批出一幅地,年期達到五十年,即到二○六六年,那已經超越二○四七,所以他形容這是「香港未來一個很強的指標」。


來源:台灣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