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棟篤笑,首場即挖苦大師王家衛——當年,曾睇過該藝術導演的午夜場。每個人都好似從毒氣室走出來,雙眼發紅,充滿仇恨,點解呢?因為冇人睇得明……

    
黃子華畫公仔畫出腸,“有齊大卡士大製作,出色嘅對白如‘冇腳嘅雀仔’,但係,你就係唔知佢講乜鬼嘢。拍咗四千萬,在香港收九百萬。我認識好多香港電影人,係好唔鍾意王家衛……”話鋒一轉,搬雙王上台,“我有個朋友,叫王晶。我諗佢唔係好鍾意王家衛,因為佢拍咗部戲,搵我扮王家衛,我估係特登搵我刺激佢。我喺王晶套戲裡面叫王晶衛。”

    
敢於評說大師“藝術何價”?赫然平反“花弗仔”,“我本人唔識陳冠希,過去二十年,他被港人封殺,最離譜是,他憑‘花弗’就被全城封殺——”黃子華個人見解,“花弗呢個Term幾好,要花,首先要弗,陳冠希當年好弗,所以好花……”黃子華自有見地,香港娛樂圈似乎嚴謹到不容許婚前性行為,“我諗全個娛樂圈只剩下蔣志光一個,如果佢講我會信。”他說:“點解香港有人封殺陳冠希呢?因為睇咗人哋唔公開上演嘅戲。大家從陳冠希事件亦學到唔好亂畀人整電腦……咁多年,香港冇人夠膽幫陳冠希平反,我都唔夠膽;但我而家唔撈啦,金盆口浪口,是鬼但,因為,邊個出來平反就好似變態,香港講到性就係變態。”

    
越敏感,越要講性話題。其中一樣,香港同志仍未合法化。第二樣,性工作者仍未合法化:“依靠妓女賣淫維生嘅人係犯法嘅,咁樣,佢哋子女又如何?”黃子華又為性工作者仗義執言,她們提供的是“獸性服務”,認為要規管嫖客,因有些嫖客唔畀錢,子華提議警犬“睇住”妓女工作……

    
金盆口浪口,男人小便也成了話題。話說,曾經在男廁見過一個人,行去尿兜前面,然後擰轉身,向反方向小便。“我唔知佢係認知障礙抑或天才。我見過一個兜寫着,‘小心小便,面斥不雅’。”口沫橫飛,俯拾即是棟篤笑——金盆口浪口!黃子華竟說成“今年口浪口”……香港有例,巨星退休多復出的。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