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時事評論

    
黃百鳴演薛覺先、麥嘉演馬師曾、蘇春梅演紅線女,《一代天嬌》粵曲舞台劇,薛馬紅同台,重現昔年藝壇的高峰狀態……夢境太美妙了!

    
黃百鳴居然說:“要唱薛腔沒有難度,因為我的父親是薛迷,自小便受父親薰陶。今次舞台劇中就有段《蝴蝶夫人》。”原來,粵劇戲迷中,黃百鳴屬於瀕危珍稀品種了,他說:“薛馬爭雄二十年,後來他們合組眞善美劇團,首齣演出劇目就是《蝴蝶夫人》。當年我只得幾歲,跟隨父親去睇的。”黃百鳴竟然說他的薛腔“無師自通”,如果高梁在場,一定舉手提問:“黃老闆,有幾多成係眞正薛腔先?”

    
“光頭佬”麥嘉自言:“一九八六年與徐小鳳為慈善演出,合唱《刁蠻公主》之後,開始轉唱老馬的粵曲。”麥嘉冇演戲多年了,今回粉墨登場,承認出台前會很緊張,又自我安慰這才是很正常——“原來,每一個演員出台前都會緊張。”麥嘉説:“我看回紀錄片,貓王皮禮士利出台前緊張到顫抖,拿着十字架祈禱。”但麥嘉自謙:“我的弱點是擔心忘記對白,會在後台不停口噏噏唸對白。”

    
麥嘉以前好有性格,從來不記對白的,黃百鳴恃熟賣熟,當場踢爆:“八十年代拍電影是配音的,且逐個鏡頭拍,只記幾句對白他都懶,講一、二、三、四、五就算。哈哈,今次舞台上要記兩小時對白,是他這戲骨平生一大考驗。”

    
養尊處優,何必搵苦來辛?“唉,晩晩數銀紙,悶到死。”麥嘉長嘆一聲:“十多年退休生活,學過風水、金融,不算損手,算是交學費。曾經投資酒樓,晩晩數銀紙,數足三個月,悶到想死。便問自己,是否一生不停數銀紙度過?太沒有意義了。有這麼多錢又用不完,數來幹嗎?”麥嘉恍然大悟:“做不喜歡的事,就度日如年。我最有興趣的,還是搞娛樂創作。”

    
來源:澳門日報